开平古村 撒落一地的珠子

29

​从粤西乡下回深圳,遇上高速堵车。

车龙挪动得比蜗牛还慢,​看到不远处是个出口,没想太多,踩油门脱离车龙离开高速。先吃个饭,避开堵车再说。

开了一会,拐了两个弯,自己也搞不清楚在哪里了,只知道开平地界。

一场不经意的艳遇,从遇见这片小水塘开始。一场不经意的艳遇,从遇见这片小水塘开始。

​​在不太宽的乡间路上慢慢开着,眼睛倒是没有偷懒,左顾右盼,想着找餐厅,然后这片倒映着夕阳的水塘就这样跳进我的视线。

于是肚子也不饿了,心也不烦了,​开车绕进村口的地塘(广东的村子一般都有一片晒谷子的空地,称地塘),下车一看,高兴坏了。

村子的人基本都搬走了,剩下几个年纪大的老人和帮忙干农活的外乡人。村子的人基本都搬走了,剩下几个年纪大的老人和帮忙干农活的外乡人。

​这是一条废置的古村,村子的人都搬到新房子去了,剩下几个老人和雇来种田的外乡人在这里。想跟老人打听一下村子的历史,大爷开口一口的方言,尽管广东的方言我算半个专家,但还是不得要领。

一头钻进村子的古巷子里面,仿佛一头钻进了历史。整个村子就是一个从民初到文革到改革开放的博物馆,每一座房子都有自己的性格和标签。

古老的村子空无一人,杂草丛生,蚊子群在耳边嗡嗡作响,一阵阵阴森的感觉还会不时掠过脊梁。但这些,都掩盖不了我的兴奋和热情,我的眼中只有散落在这些角落里的曾经的故事。我内心渴望的,也正是这么一场穿越各种时空和物种的对话。

我拿着相机,拍得忘乎所以,这个世界只有我,哦,还有村口抽着水烟一脸困惑的看着我这个不明的外乡人的大爷。就是这么一个不协调但又充满和谐感的画面。

有婉约的风景,有饱满的历史,有不明所以的未知……美妙的旅程,不过如此。​

仿佛走进一个博物馆,右边的房子是清末风格,正前方四方造型的应该是民国的房子吧。仿佛走进一个博物馆,右边的房子是清末风格,正前方四方造型的应该是民国的房子吧。

壁画。四邑是闻名的侨乡,这些房子,很多都是当年衣锦还乡的产品。壁画。四邑是闻名的侨乡,这些房子,很多都是当年衣锦还乡的产品。

这个看起来像民国时期的房子。最右边,80年代的产品。这个看起来像民国时期的房子。最右边,80年代的产品。

曾经的大队部,文革年代痕迹浓重。曾经的大队部,文革年代痕迹浓重。

永远革命。历史就在这里停住了。永远革命。历史就在这里停住了。

祠堂。大队部旁边就是祠堂,这个一直有人在看护。大队部可以抛弃,祠堂不能。祠堂。大队部旁边就是祠堂,这个一直有人在看护。大队部可以抛弃,祠堂不能。

都应该是有着辉煌的昨天的。都应该是有着辉煌的昨天的。

慢一点,再慢一点。慢一点,再慢一点。

古井。古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