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朋友圈、直播,你烦了吗?

39

​你微信里的“朋友们”,有多少个在添加好友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又或者有多少每天都见,却被拉进了朋友圈“不可见”的分组里? 社交网络爆炸的时代,人人都是最好的演员,人人也都是”被迫“看戏的观众。

这是一个依靠社交网络寻找同类人的年代。知识和理论开始被情绪取代成为了社交网络中最被信任的信息,每个人都可以是一个派别。从微信到直播,再到陌陌和探探,它们的出现修正了城市迅速发展所带来的个体孤立感,让我们仿佛回到了人际交往紧密交织的社会关系中,挚友和真爱都仿佛唾手可得,再小众的爱好都可以找到同好,再另类的装扮也会吸引仰慕者。它加快了信息传播的效率,也重塑了我们的人际关系。于是,你有了没见过几次面却在网络上频频互动的“点赞之交”,而窝在出租屋里看直播的大城市漂泊一族们,有了每天都要去刷小礼物的心爱主播。被社交网络攻陷了的普通人不容易。公司有分享KPI,孩子要拉票,还要帮助有“网瘾”的父母规避“中国人必看”之类的虚假信息。随社交网络兴起的微商也不容易。他们要追热点做宣传,冒着众叛亲离的风险刷屏,随时都会被整顿微商的传言吓得灵魂出窍。

几乎每个人都在社交平台上都展示着被修饰过的生活。抛开虚荣和炫耀的表象,它们或许是一个人对自我的期望和目标。当做戏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开始”断舍离“,开始站队。关闭了朋友圈的人鄙视着每天都在直播生活的人,QQ空间的用户们开始被视为了城乡结合部的二流青年……因社交网络而势不两立的故事数不胜数。其实,人人都在做戏,最难的是演自己。到现在,社交网络某种程度上脱离了最开始的初衷:让人人都能自由地展现自我,滤镜、美颜让这些原有的真实都不复存在。“想发就发”成为了这个时代最需要勇气去做的事情。

-微信群有时候是同好聚集地,但有的时候能让你对别人的人生观大开眼界。

谁的微信群里没有几个奇葩>

-朋友圈里的奇葩一抓一大把,发狗粮晒孩子秀自拍,难道你不发朋友圈就会死吗?

在拍照秀生活面前,全世界都一样>

-有人说朋友圈有多少分组你就有多少种人格,每个人至少都有一种叫做“不能给我爸妈看”的人格。

每个人的朋友圈里都有一个分组叫“爸妈”>

-社交媒体早已打入人类内部,看看这次的美国大选你就明白了。

不玩社交媒体的爷爷奶奶不是好的总统候选人>

-社交媒体时代,“上瘾”的表现方式有很多种,你中招了吗?

数字时代成瘾的诊断报告>

去年开始,“直播”成了最火的词汇。明星用它来做宣传,网红用它来提高人气,普通人用它来刷自我的存在感。直播也催生了若干惊奇的故事,从月入十几万的前台小妹到直播整容的胖大姐,这里有自我作践的奇葩,也有被生活埋没的天才,直播提供了一个最便捷的平台让他们展现自我。点开任何一个直播的App,你看到的都是中国社会当下的众生百态。

-被大众妖魔化的直播背后,什么才是它真正的面目?

中国直播行业研究报告>

直播带动了那些相关产业>

-为什么随手打开一个直播平台都能听到带着大碴子味道的东北话?

全国最厉害的主播里为什么有一半都是东北人>

-理解了他的故事,也就理解了直播,乃至理解了这个时代广大人群的审美趣味与精神状况。

喊麦之王:追踪三个月,看YY快手第一红人MC天佑如何统治直播江湖>

有时候,有一些潜藏活力的事物会以无比粗俗、鄙陋的形象出现,它们看上去没有那么美好,甚至可能看上去毫无希望,但它们确实生机勃勃。直播是,朋友圈里的微商是,网红经济也是。在这些喧嚣的表象之下,隐藏的是人性和人类社会的运转逻辑,背后的起因和故事才是值得被研究被思考的。

我们不会说没有社交媒体的年代更好,从没有哪个年代是最好的年代。我们也不会倡导所有人都停下刷朋友圈,因为从没有任何一种价值观更高级。我们只希望,在直播里、朋友圈里、在微博上你都能面对最真实的你自己。

本期互动话题:社交媒体的发达给生活提供了许多便利,有人靠它找到了真爱,有人靠它帮助它人,当然,也有人因为它上当受骗。社交媒体对你生活影响最大的一件事儿是什么?

留言给我们,Flipboard会抽取一位故事最精彩的读者,送出一份小礼物。

编辑:赵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