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熊猫的公众教育之路

46

       1869年,来自法国的戴维神父在四川省宝兴县的邓池沟教堂首次发现了一个当地人称之为白熊的新物种,在当地猎人的帮助下,他成功采集到了白熊标本并运回法国。

后经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科学家阿尔封斯·米勒·爱德华兹鉴定,“黑白熊”是一个新物种。至此,大熊猫进入到了人们的视线。

然而,真正世界性的“熊猫热”,起源于一位叫露丝的美国时装设计师。为了完成探险家丈夫寻找大熊猫的遗愿,露丝来到中国四川省汶川县,并通过陷阱成功捕获到一只活体大熊猫,并将这只名为“苏琳”的大熊猫带回了美国。

美国芝加哥布鲁克菲尔德动物园里,慕名而来的人们争先恐后地涌向“苏琳”所在的场馆,最多一天40000人次的客流量打破了该园的历史记录。苏琳的出现,使大熊猫从博物馆走进大众。它不仅珍稀,而且可爱,一时间成为了全世界的动物明星。尽管如此,人们对大熊猫的认识仅仅是一种感性认识,真正对大熊猫的认知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尽管西方人已寻求大熊猫半个多世纪,并且知道它是濒临灭绝的珍稀动物,但直到那时,中国人对大熊猫的了解还几乎为零。猎人可以任意捕猎这种“熊”,旧中国政府也没有采取任何保护措施。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政府加大了对大熊猫等珍惜野生动物的保护,并在1983年批准建立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从此,大熊猫保护研究事业迈上了一个新台阶。

从此,走出国门的大熊猫再也不是因为盗猎,也不是因为贿赂海关,更不仅仅是为了政治外交,而是更多地为了公众教育和科研合作。

上个世纪70年代末期开始,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和WWF合作开展大熊猫野外生态学研究,从那时起,野生大熊猫的神秘面纱被逐步揭开。1996年,来自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圈养大熊猫石石和白云入住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开启了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与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对圈养大熊猫的科研合作的20年。

尽管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在过去的30几年积极与世界各国进行科学研究合作,并且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由于条件的限制,这些科研成果仅仅只在专业研究领域内小范围的传播着,公众对大熊猫的生理结构和生活习性的了解仍然有很大的局限性。正因如此,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开始积极开展公众教育。逐渐遍布全球的大熊猫,不仅向人们展示了他们可爱懵懂的一面,而且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他们。

1999年,大熊猫华美出生,这是全球第一只在国外出生后来返回到中国的大熊猫。她的出生可谓是引起了世界性的轰动。之后白云又和大熊猫高高相继生下大熊猫美生,苏琳,珍珍,云子和小礼物。其中华美,美生,苏琳,珍珍和云子都已相继返回国内,并且华美,苏琳和珍珍都已参与到圈养大熊猫种群的繁育中。

继圣地亚哥动物园之后,大熊猫美香和添添来到美国华盛顿国家动物园。之后,大熊猫“泰山”出生了。泰山一出生就开始了他注定不平凡的大明星生活。美国人民为了看他常常要排好几个小时的队伍,最终却只能匆匆一瞥。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美国人民的心,2008年,本来预计要被送回国的泰山在美国人民的强烈挽留下决定延迟为2010年回国。尽管泰山目前已经回到国内,但他来自世界各地的粉丝依然络绎不绝地来看望他。并且每年都会为他举行盛大的生日派对。

2003年,大熊猫创创和林惠来到泰国,他们的女儿林冰于6年后出生。小公主般的林冰可谓从小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仅林冰的征名活动,就吸引了超过两千万泰国人民的参加,要知道,泰国当时的总人口不过6000多万。

然而在这些光辉背景下,更令我们感动的,是大熊猫从越来越小的生存空间,走向了世界的大舞台。也向世界的大舞台传递了中国的文化。在英国爱丁堡动物园,你不仅可以看到大熊猫,还可以同时从园区内的展板了解到很多中国文化,比利时的天堂动物园,为了大熊猫的到来而专门仿照中国四川建筑修建了熊猫馆,甚至材料,包括工人都是从中国引进。每一个“熊猫热”的背后,都是中国文化向世界的又一次渗透。

大熊猫主要分布在四川,受到了四川人民的喜爱,但是,大熊猫是我们的国宝,它不应该仅仅只受到四川人民的喜爱,更应该受到全国人民的喜爱。为了让全国人民更多地了解大熊猫,我们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与国内诸多动物园开展了公众教育合作交流。数十只大熊猫走出家门,走向全国各地,其中包括北京,上海,广州等。因为身处国际化大都市,大熊猫的公众教育开展得异常顺利,反响良好。可爱的大熊猫们为当地人民带去快乐的同时,也为大家普及了大熊猫的相关知识。几乎每一个动物园的熊猫馆内,都会设置相关的科普教育展厅,为大家讲解大熊猫的成长过程及生活习性。

关于熊猫,更多的人开始认识他们,了解他们。更多的人开始不会为了看起来美观而要求为大熊猫洗澡,开始不再惊讶于熊猫的爬树技能,开始了解熊猫的攻击性而不去想着过于接近他们。开始明白保护大熊猫必须得从保护整个生态环境入手。     目前野生大熊猫主要分布在四川、陕西及甘肃等区域,但最主要的分布区域仍然在四川,并且随着生态环境的破坏,大熊猫的家园正变得越来越狭小。因此,让中国的大熊猫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意义就变得越发深远。大熊猫不仅是四川的,不仅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我们不仅要让四川人民爱护大熊猫,保护大熊猫,还要让全世界人民爱上大熊猫,并且加入到保护大熊猫的大军中来。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敢以葛优躺的姿势并且手里高举着食物淡定迎接前来拜访的国家元首?有谁能吸引人们排队几个小时只为一睹其真容?有谁能因为一个打喷嚏或者翻身而吸引上万粉丝?有谁回家能拥有两百多人的庞大队伍自发全程护送?只有我们的大熊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