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养了多年的女儿终于长大了,他再也忍ˆ不住……

48

“该死的,明明看到人进来了,怎么转眼就不见了。”顾墨雨低咒着进了一家富丽堂皇,却又是别出心裁的地下酒吧,到处都是扭动的舞蛇,耳边充斥着激烈动感的音乐。

墨雨点了杯果子酒,转悠着到处寻人,终于又看到了,忙跟上结果又跟丢了,就看到一扇门,想也没想就推门而进,发现里头却是另外一番光景,灯光很暗,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

墨雨侧耳一听,听到浴室有水流声,紧接着便戛然而止,眉心皱了起来,这该死的黎耀天,敢情是来开房的啊!

一想到这个,墨雨火气直接上涌,听到浴室开门的声音,便直直走了上去,看也没看清楚走出来的那个人,暴脾气的她便一巴掌甩了上去,并且破口大骂道:

“无耻下流卑鄙,竟然敢背着水心跟别的女人开房。”

接着,便是一片死寂,墨雨快速扫了眼穿了件浴袍的男人,小心肝不由地咯噔了一声,这身材似乎不对啊!脑海中迅速蹦出打错人的念头,转身就跑。

“打了人就想跑。”奈何早有人比她早一步觉察到她的意图,轻松地就揪住了她的衣领子,而这如天籁般的嗓音却像是从冰天雪地里出来似的,毫无温度。

墨雨就这样看着自己的脚尖一点点离地,但却是异常镇定,

“那个,真是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虽然不知道惹到了什么人,但是必须得道歉啊,道歉了才有一线生机。

再度听到墨雨的声音,顾闫胸口一紧,拎小鸡般拎着墨雨去开了灯,一张清丽绝美的容颜赫然呈现在他面前,而看着墨雨这一身清凉的打扮时,两道剑眉蹙在了一起,面若冰霜地质问道:

“你一个学生大半夜为什么要到酒吧里来?”

灯光一亮,墨雨看清楚了顾闫那张鬼斧神工的俊颜,心里直呼这大叔怎么这么帅,但是可不是看帅哥的时候,忙送上大大的一枚灿烂笑容,

“那个,我真的是来找人的,只是认错了,真是不好意思。”

墨雨忙着道歉,多希望这大叔能瞬间就领会她话里的意思,她只是走错了而已,赶紧放她走。

“你喝酒了?”顾闫身子往前倾了倾,除了墨雨身上自然的香味外,还带着一股清甜的水果味儿。

这下,墨雨有些不耐烦了,

“大叔,这不关你的事吧,还有你最好放开我,否则我就报警了。”墨雨哪里被男人这样盯着看过,浑身都觉得烦躁,却是挣脱不开。

冷眸一窒,顾闫大掌揽过墨雨的后脑勺,直直地逼吻了下去,浅尝着这刁钻少女的芳唇。奈何墨雨太美好了,让顾闫无法自拔,加深了这个吻,直到发现墨雨快要无法呼吸了才不舍地放开她,唇齿间还残留着果香味。

墨雨大口喘息着,捂着红肿的唇,不可置信地瞪着夺走她初吻的这位帅大叔,

“疯子。”

红唇轻启,墨雨气急败坏地骂道,眼看着顾闫又伸出手来,她吓得转身就跑了。望着墨雨落荒而逃的纤细背影,顾闫的喉结滚动了几下,该死,又不知道要冲多久的冷水澡了。

只是,等墨雨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她会接受么?

墨雨跑到外面,才发现自己整个背都是湿的,心跳剧烈,该死的,她今天出门是没翻黄历么。

一想到吃她豆腐的那张俊颜,墨雨的心跳就不由地加快,忙甩了甩脑袋,忍不住捶胸顿足,赶紧拦了辆出租车,跳上就回家了。

第二天下午自习早下课,墨雨塞着耳机,哼着小曲儿在等回家的公交。

“顾墨雨。”

闻声抬头,那张温暖的笑脸让墨雨移不开视线,白皙的脸颊立马有些微红,收回视线竟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轻声细语地喊道:

“学,学长,你怎么在这里?”

“昨天晚上怎么没来练跆拳道?”已经是大一的叶以枫怜爱地揉了揉墨雨的碎发,不答反问。

墨雨暖暖地笑了笑,露出俩浅浅的酒窝,

“那个,我昨天晚上家里有点事。”

说着,墨雨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王叔,忙接了起来,

“小姐,晚上回家吃饭。”

“好啊,我会早点回来的。”一来墨雨也是好久没见过王叔王婶了,想回去看看,二来急着想跟叶以枫多说几句话,便没问原因就挂了。

“有事?”叶以枫温柔地问道。

墨雨这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没事没事,就是家里喊我回家吃饭。”

“那我们去喝个下午茶。”叶以枫不会告诉墨雨,他特地从大学城跑来这里等墨雨下课,只是为了想见她一面。

墨雨愉快地同意了,跟着上了叶以枫的车,而这一幕悉数落入了坐在不远处黑色迈巴赫里的顾闫眼中。墨雨那冲着男生露出娇羞的神态,令顾闫的心情跌到了谷底,黑眸更是覆上了一层寒气。

“让她马上回家。”顾闫拨了一通电话后,车子疾驰而去。

跟叶以枫聊得正欢的墨雨哪里顾得上手机,到最后索性直接关机了。再开机的时候就看到一条短信,王叔说会有人来接她。

可是墨雨现在的心情很糟,跟以枫学长聊天的过程是很愉快滴,但结果是很残酷滴!因为以枫学长说很期待她可以考去A大,说是在A大等她,到时候一定好好欢迎她。可这真是郁闷,就她这半桶子水,怎么考得上A大嘛!

墨雨买了个甜筒边吃边踢着路边的小石子,心想着这王叔怎么回事,自己都没跟他说在哪里,怎么让人来接她。只是,眼前这辆迈巴赫好像停在这里很久了,天都黑了,还一直停在那里,不会就是来接她的吧?

墨雨走到副驾驶座那里,敲了敲车窗,露出一张年轻帅气的脸,

“顾小姐,您可以走了吗?”

墨雨舔了口冰激凌,翻了个白眼,还真是来接她的。这司机帅哥可也真不上道,难道都没看到她站在路边很久了么。

想着,墨雨上了后座,才发现后面也坐了个人,刚要打招呼,那人转过脸来了,不就是强吻她的那个怪大叔嘛!墨雨惊悚地仰了仰身子,下意识地去开车门,

“开门,快开门,我要下车。”

真是见了鬼了,昨天还在祈祷千万别再遇见这混蛋了,怎么转眼又碰上了。

“喊什么,王叔没告诉你有人来接你吗?”

墨雨倏然冷静下来了,

“你认识王叔?”

“开车。”顾闫火气还在,面色不悦,更是不想多解释,直接下令道。

车内气温骤降,气氛显得很诡异。墨雨感觉自己像是在冰天雪地里吃冰激凌似的,连汗毛都竖起来了。偷偷瞄几眼顾闫,两条大长腿儿交叠着,指骨分明的双手也同样是交叠着放在膝盖上,脸却是聚精会神地看着窗外。

“咳咳,大叔,你也是要去我家吗?”受不了这尴尬的气氛,墨雨主动询问道。可是顾闫却是连个P都闷不出声,鸟都不鸟墨雨。

翻了个白眼,墨雨顾自从背包里拿出本书看起来,这想到要考A大,她这心里就发慌发怵的,但为了学长,她还是想拼一拼,搏一搏啊!

见墨雨没声响了,顾闫转头瞥了一眼,见她竟然在复习,这真的是快跌破眼镜了,随口问了一句:

“准备考哪里?”

“A大!”墨雨不假思索地说道,满满的都是自信,却遭来顾闫的轻声嗤笑。

被取笑了,墨雨表示很不服气,斜睨着顾闫,

“大叔,你这笑是什么意思?”

“别再叫我大叔了。”顾闫沉声道。

“顾小姐,我们总裁很年轻的。”司机先生也好心提醒道。

“哎哟,跟我一比,自然就是大叔了。”墨雨低着头笑道,

“A大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想考么肯定考得上。”

一想到以枫学长在A大等着她,墨雨这小心肝就激动澎拜啊!等考上A大,她就跟以枫学长表白,然后两个人就可以一起享受美好的大学时光了。

“做梦。”顾闫冰冷的倆字忽然砸下来,的确是将正在做梦的墨雨给砸醒了。墨雨撇撇嘴,这大叔真是没趣。

“不过大叔,你到底去我家干嘛啊?我家长年都没人的,就王叔王婶俩留守老人,寂寞得很。”眼看车子已经下了高架,拐进新湖区,墨雨收起了书。

“等下你就知道了。”顾闫不轻不重地应道。

墨雨耸耸肩,车子一停下就立马收拾好东西跳下了车,一蹦一跳地走进了这栋复式别墅中。才刚跨进庭院,墨雨就扯开嗓子喊道:

“王叔王婶,我回来啦!”

听到这么青春有活力的嗓音,王婶笑眯眯地迎了出来,然后就看到一个身影钻进了怀里,乐得哈哈大笑,

“小姐回来了啊!”

“王婶,我可想你了。”墨雨在王婶的怀里使劲儿蹭啊蹭得撒娇道。

“王婶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菜。”王婶慈爱地摸了摸墨雨的脑袋,看了看不远处精瘦挺拔的身影,忙松开墨雨,迎了上去,

“少爷,您回来了。”

墨雨掏了掏耳朵,感觉自己有些幻听,王婶喊这大叔“少爷”?

“王婶,我要回来住一段时间,辛苦了。”王婶接过顾闫的行李箱,微微弯着腰,

“我跟老王可盼着少爷您回来啊!”

这栋别墅乃是顾闫私人所有,但是自打十年前他买下,却几乎没住过,只是吩咐他们俩好生照顾着他带回来的那个小女孩。一转眼十年过去了,墨雨都长大了,她家少爷也终于是回家来了。

“王婶,他是谁啊?”墨雨挽着王婶的胳膊,不解地问道。

被墨雨这么一问,王婶为难地看了眼墨雨,少爷都没开口解释这复杂的关系,她怎么好说呢。

“我是你爸爸。”顾闫轻松地丢下这五个字,然后进屋了。留下呆若木鸡的墨雨迟迟消化不了这惊悚的消息。

顾墨雨,十九岁,九岁那年被顾家从景泰福利院收养,而她从来不知道那时候收养她的也不过是个刚刚成年的少年,所以说现在坐在她面前悠闲地喝着咖啡的的确是她法律意义上的爸爸了,一个从来没见过面,却是养了她十年的爸爸。

顾闫瞥了眼神色复杂,欲言又止的墨雨,放下手里的文件,

“有什么问题么?”

“有!”墨雨立马举手应道,

“你养了我十年,当然我是会记着的,但是这十年你都没出现过,现在又回来了,不会就是来认我这个女儿的吧?”

墨雨说完捏了捏自己的鼻尖,这动作在顾闫看来真的可爱极了。

“不是。”顾闫淡淡地说道,明显看到墨雨松了口气,紧接着说道,

“养了你十年,尽了十年的义务,现在回来享受点权利。”

“权利?什么权利?”墨雨一口气又吊上来,谨慎地盯着顾闫,脑海中竟然不由自主地浮现昨晚在酒吧被顾闫强吻的场景,太惊悚了。

顾闫难得扬了扬唇角,没回应起身去用餐了。当然这一顿饭,墨雨吃得七上八下的,忽然间多了个爸爸,这是一件非常严肃可怕的事,而且这爸爸看起来非常危险。

吃完饭,顾闫上楼办公了,墨雨躲在厨房帮王婶刷碗,顺便打探点消息,

“那个王婶,这顾先生多大了啊?结婚生孩子了没?回来要住多久啊?”

王婶看着墨雨紧张的样子,笑了笑,

“小姐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少爷回来是件好事啊,你看你平时都一个人,少爷回来家里又多个人,你也可以搬回来住了,这样家里就热闹了。”

“啊呀,王婶,你都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墨雨娇嗔道。

“少爷今年应该29了吧,没听说结婚了啊,要真结婚了也不会一个人回来呀!”

29?哇靠!整整比她大了十岁,果然是个大叔,但是一般的父女之间不可能只有十岁的年龄差吧?这让她怎么喊得出口嘛!

“那王婶,顾先生要回来住多久啊?”墨雨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虽然她平时不怎么回来住,但毕竟这突然蹦出来的爸爸,让她有点惊慌失措,隐隐中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小姐,你自己去问少爷啊。”

墨雨忧伤了,擦干手,泡了杯咖啡去书房找顾闫。

书房的门没关,墨雨在门口徘徊了很久,隐隐听到顾闫好像在打电话,犹豫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敲了敲门。其实顾闫早就发现墨雨这颗钻进来又钻出去的小脑袋了,

“找我什么事?”

墨雨谄媚地将咖啡递到顾闫面前,清了清嗓子说道:

“首先我得感激你这十年来的养育之恩,其次我想我现在成年了,有能力养活自己了,所以我想我可能不需要你再来那个什么我,我呢,也一直住在外面,这所房子就还给你啦!”墨雨故作轻松地说着这番话,其实这心里七上八下的,她不了解眼前这个男人,更甚至说根本一点都不了解收养她的这户人家,只知道姓顾,在A市有权有势,但除了王叔王婶,她从来没见过顾家的任何一个所谓的家人。

“翅膀硬了就想飞了?”顾闫尝了口这浓郁的咖啡,嫌弃地放下杯子,淡淡地开口道。

听到顾闫这话,墨雨觉得好心塞,这不是拐着弯骂她狼心狗肺么,养了她十年,现在是说走就要走,忘恩负义啊!

“等你考上大学再说,这段时间搬回来住。”顾闫瞥了眼神色郁闷的墨雨,说完便继续办公了。

墨雨张了张嘴儿,发现自己竟然无力反驳,这是她爸爸的命令!墨雨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到了,赶紧溜走了。

这一晚,墨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直到天蒙蒙亮才沉沉睡去。这一睡,就睡过头了,要是以往,墨雨肯定就干脆不去上课,睡饱了再说。可今天却一个激灵从床上弹坐起来,快速洗刷就下楼了,果然看到顾闫已经坐在客厅里看晨报了。

用眼角余光瞥了眼顾闫,墨雨抓起餐桌上的三明治,又顺了瓶牛奶,

“王叔王婶,我要迟到了,先走了。”

看着风风火火的墨雨,顾闫慢条斯理地起身,走到门外看到墨雨正淡定地咬着三明治走着,这悠闲的模样跟刚才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好困。”墨雨打了个哈欠,然后就听到一声急刹车,迈巴赫再度在她身侧停了下来。

“上车。”依旧是冷冰冰的两个字。

墨雨直摇头。

“这里可没公交,等你走到学校,太阳都下山了。”顾闫手指轻敲打着方向盘,语气却是不容抗拒的。

墨雨扫了眼这冷清清的大道,认命地上了副驾驶座,非常乖地系好安全带,憋了好久才开口道:

“所以大叔,我不能搬回来住啊,不然我每天上学都得迟到。我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这一个月对我来说至关重要,我要专心致志,全心全意,全力以赴地对待。”

墨雨有些崇拜自己了,她竟然能想出这么多成语来,果然人的潜力都是无限的,被逼急了,脑洞大开,智商飙升!

“给你配个司机。”顾闫平淡地说道,全然没理会墨雨这长篇大论。

墨雨嘴角抽搐了几下,

“不是,大叔,我的意思是我得好好学习,我要跟同学一起复习。”

“回来我给你补课。”顾闫继续无视墨雨的垂死挣扎。

“不必不必,大叔你日理万机,而且才刚回来,还是好好休息,不用理我的。”墨雨已经满头黑线了,她决定闭嘴,说多错多,顾闫这个人真的太腹黑了,竟然能全数打压她的想法。

“照顾你是我的责任。”顾闫状似语重心长地哼了一声。

此时的墨雨真想仰天大吼几声,为什么给了她一个这么厉害的爸爸!她不要,真的不需要啊!

亲自将墨雨送到学校门口,顾闫又留下一句话,

“下课了在这里等我。”墨雨头也没回地就跑了,后面有只狼,大野狼!

墨雨边走边用手机搜索了下顾闫这个名字,想来也真是可笑,她给顾闫当了十年女儿,却还是刚知道他的名字,顾家权倾A市,也不关她半毛钱关系,但是现在她真的很想知道顾闫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然而度娘给她的都是非常官方的词条,而墨雨脑海中能想到的就只有学霸两字了。A大高考状元,全额奖学金保送美国麻省理工经济系,用三年时间就连博士都毕业了,而且还是聚星集团的CEO。其他的什么集团墨雨可能不会去关注,但是聚星这两个响当当的字那是每天都会在墨雨耳边出现的。因为世纪好闺蜜李水心每天都跟她说,她要进聚星旗下的聚星娱乐文化公司,当明星,出唱片,然后红遍半边天。

只是没想到,她的养父竟然就是聚星的创办者,这水心还要考啥电影学院啊,让顾闫开个后门就好了。

想到这个,墨雨忽然好兴奋,好激动,立马拨通了水心的手机。

“哈囖,宝贝儿,想我啦!”电话那头甜死人不偿命的嗓音让墨雨忍不住皮抖了抖,

“大爷,我告诉你一个绝密好消息啊!”

“啥玩意儿?”还在夏威夷度假的水心好奇地问道。

就在墨雨即将脱口而出这好消息的时候,脑海中忽然闪过顾闫那张冷冰冰,更甚至是不近人情的俊脸时,她这兴奋劲儿瞬间就被浇灭了,这股凉意从发梢尖儿直窜脚趾头,立马甩了甩头,不行,万一顾闫死活不同意,那她岂不是倍儿没面子,

“那个,我昨天跟以枫学长约会了。”墨雨挫败地换了个话题。

水心沉默了一分钟,

“顾墨雨,你能不能有点出息,我现在都能想象得出来你那娇羞的小女人样,真是要迷死一片人的啊!”

墨雨的美貌那是公认的,只是她不爱打扮,学生就是学生样,更甚至说过分得简单。

“哎呀,别说我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嘛?这还有一个月就考试了,你得回来陪我复习。”水心早就被A市电影学院的表演系提前录取了,至于文化分的话,只要能上线就好了,所以她才会那么得瑟得去度假。

“明天回来,记得来接机哟!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潜水了。”水心这性格跟她名字真的是着实着实不符的,奈何墨雨就是爱她这爆性子。

挂了电话,墨雨悲伤地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她得悬梁刺股才能有机会考上A大吧。

顾闫非常准时地在学校门口等着墨雨,这次换了辆火红色的拉风跑车,看得墨雨眼睛都直了,然后她便在校门口那么多来来回回学生复杂的眼神洗礼下上了车,她都能想得到等下学校论坛上炸开锅的会是些什么八卦消息了。

果然,这校论坛的八卦版满屏都是她上车的照片,不过几乎没人拍到驾驶座上顾闫的脸,然后底下是各种奇葩的留言。墨雨看得也是哭笑不得,

“喂,大叔,你知道么,就我这姿色,再加上你这辆车,我都成被包养的不检点学生妹了。”

正红灯停下来的顾闫瞥了眼墨雨,拿过她手里的手机,快速浏览了番,这脸色瞬间冰冷到极致了,

“你经常被人这样说?”

“经常倒是不会,偶尔还是有的,毕竟我长得美嘛!”墨雨俏皮地眨巴眨巴大眼,卷卷的长睫毛扑扇了几下。

“幼稚,我公司茶水间小妹都有你这姿色。”顾闫泼了盆冷水,哪里允许自己一直藏着的女人被别人窥视。修长的手指随意动了几下,这校论坛就被人黑了。

“哇唔!酷儿~”墨雨响亮地吹了声口哨,惊叹地看着这一页都打不开了的校论坛。

顾闫扯扯嘴角,沉声警告道:

“别学小太妹。”

墨雨完全没理会,沉浸在校论坛被黑的愉悦心情中,真是解恨呐!

“晚上想吃什么?”顾闫开着车进了市区。

“回家吃啊。”墨雨趴在窗口看了看。

“王叔王婶回老家了,这一个月都不在,回家没饭吃。”顾闫将车开到了兴茂广场的地下停车场。

墨雨囧了,这王婶也真是爱开玩笑,昨晚还跟她说叫她回家住,这样热闹,今天就已经不在家了,这是逗哪门子的乐子。

“想吃什么?”顾闫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嗯,我想吃冰激凌!”墨雨整张脸都乐开花了。

“饭!”顾闫嘭甩上车门,他曾无数次问过自己,到底是着什么魔道了,会被这样一个黄毛小丫头给牵着鼻子十年,只能看着,不能吃。

“吃海鲜呗,楼上有家海鲜馆的龙虾特别好吃。”墨雨背着包拉着顾闫往外走去,浑然未觉顾闫的眸色都深沉了几分。

正是因为顾闫知道墨雨是个小吃货,而且还特爱海鲜,所以他才会挑了兴茂广场,这一带最出名的就是墨雨口中所说的这家呦呦海鲜馆。

墨雨只是上了个洗手间回来,发现这菜都已经上了,狐疑地看着顾闫,

“你是不是早就定好了?”

这家店就是平日里都是客人爆满的,他们今天来不但还剩了间环境特好的雅座,连上菜速度都是杠杠的,这不得不让她怀疑顾闫是早有预谋的。

而然当事人只是淡然地剥着虾子,不准备解释什么。

“顾总,真是欢迎欢迎啊!”就在这时候,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一看到顾闫就是点头哈腰,直阿谀奉承。

墨雨吃着螃蟹,忧伤地看着这快秃顶的老男人,废话这么多,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显然,顾闫也是很意外这男人的出现,只是随意应付了几句后便赶人走了。

“大叔,跟你出来吃饭,真的很有压力。”墨雨状似叹了口气,狠狠咬了口蟹肉。

顾闫眼神一凛,放下筷子,

“有什么压力?”

“你看你,成熟稳重,帅气多金,走在街上,那是多招女孩子喜欢啊,我这一个高中生走在你身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咱们是那种不恰当的关系的!”墨雨一本正经地说道,她刚才可是瞧见了,那老男人看自己的眼神是多么得意味深长。

“没人敢说。”顾闫盘子里都堆了一座小山的虾壳了,而这虾肉那是如数都进入了墨雨小肚肚里,墨雨倒也是接受得理所当然,全然没考虑过堂堂顾闫为啥要给她剥虾。

“没人敢说,但他们都是这么想的嘛!流言可是很可怕滴!”墨雨嘟着红唇不满地哼唧道。

“吃你的虾去。”顾闫懒得理会墨雨,直接拿虾堵住了墨雨的嘴巴。

享受着美食,墨雨这心情也开始飙升起来,话也自然多了,她对顾闫可是满肚子的好奇啊,

“我可不可以问一下,您当初收养我是为什么?”

顾闫抬眸扫了墨雨一眼,他曾告诫自己,收养墨雨只是为了帮助一个小女孩而已,可是越到墨雨长大,这美人胚子越来越诱人,这该死的正义理由渐渐地消退,想要拥墨雨入怀狠狠爱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强烈到他连看都不看多看一眼墨雨,直到他已经能控制自己了,才敢再踏足这里,来收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你该不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见顾闫默不作声,墨雨好笑地看着他。

“就你能让我有什么兴趣。”顾闫难得地翻了个白眼。

墨雨很赞同地点了点头,

“我想也是,你当初肯定是看我可怜兮兮的,没人疼没人爱,所以才会收养我。”

“你可怜兮兮,你也真说得出来,你在福利院作威作福,别以为我不知道。”顾闫心里发笑,墨雨在福利院可是大姐头啊,受她欺凌的小朋友可不少。

轻松地耸了耸肩膀,墨雨伸出手指摇了摇,

“no,no,no,我那叫保护自我,不然我就是那个被踩在脚底下的人了。”

墨雨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福利院孩子之间看似纯真,却为了早日被人收养的那种勾心斗角,你不强,就只能等着被欺侮。很多人可能根本无法想象得到,明明都还只是孩子,可是为什么却有那么大的心计。

顾闫深深看了眼墨雨,没有回应。

“大叔,既然王叔王婶都不在家,那我就不回去了,真的太远了,这样每天上下课很麻烦。”忽然想到这回到老宅,就要只剩她跟顾闫两个人了,这孤男寡女的,可不好。

“可以。”早就料到墨雨会这么要求的,顾闫也没反对,他可不想这么早就吓坏她,反正他自己也住在市区这一片,有的是机会。

“还有,你能不能别来接我了。”墨雨整张脸都挤在一起了,哀怨地看着顾闫,

“这样会对我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的。”

最主要的是万一被以枫学长撞上了,那害得解释,这解释起来太麻烦了,她可从来没跟别人说过她是顾家的养女,更不想现在把顾闫也牵扯进来。

“我去接我女儿放学这很正常。”顾闫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么一句连他自己都不愿意相信的大鬼话。

墨雨囧囧有神地看着顾闫,无法想象他说出这话来是什么心态,敢情还真想捡这么大个便宜,把自己当女儿看么?

“老大,我看到你的车了,你在哪吃饭?”就在这时候,顾闫接到了好友夏车溪的电话。

顾闫瞥了眼满脸不高兴的墨雨,随便说了两句就打发走了夏车溪。

“吃饱了就走吧。”

墨雨坐在车里有些闷闷不乐,顾闫好笑地瞥了眼她,送墨雨倒了她现在的住所,

“你搬来跟我一起住。”

顾闫早就不满墨雨现在住的地方了,人又多又杂,虽然知道墨雨有几招防身术,但要真遇上有贼心的心,那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要。”墨雨果断拒绝,然后跳下车就跑了。

看着墨雨再次落荒而逃的身影,顾闫心情有些复杂,拨了几通电话后,车子就往市区某家酒吧开去。

“顾闫大晚上的叫我们出来喝酒,这似乎不是他的风格啊!”身高马大的欧阳羽两条长腿儿交叠在茶几上,无聊地喝着酒问道。

“就是,刚刚还挂我电话了呢!”夏车溪在吧台上调制鸡尾酒,扫了眼欧阳羽,打趣道:

“你今晚怎么不加班写报告了?”

“切,我有助理的好么!”欧阳羽不满地放下酒杯,

“我们那督察根本就是个变态,这么棘手的枪火案,我三天就给他破了,他不给我嘉奖也就算了,竟然还叫我写反思报告,真是有病。”

夏车溪大笑了两声,

“欧阳羽,你真是够了,你破个枪火案,差点烧了整个码头的船,没革你职就不错了,你还想要嘉奖。”

欧阳羽虽然家世显赫,但是他考刑警,可从来没动用过家里半毛钱的关系,所以至今都没人知道他出身高干家庭,而他爷爷乃是A市片区的将军,爸爸是A市最大律师事务集团的创办人。

“哼!”欧阳羽不屑地哼了一声,又倒满了酒,一口灌进肚子里,

“那些个破船,早就好退休了。”

“欧阳警官,你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就在这时候,凯伦推门进来,毫不留情地嘲笑着欧阳羽。

“你还是到哪个凉快的墓里睡去吧。”欧阳羽回呛了一句。

“我最近喜欢阳光。”凯伦拨弄了番他那一头金色的头发,从夏车溪那接过一杯鸡尾酒,坐下来晃着。

“我猜老大今天会放我们鸽子。”夏车溪趴在吧台上,看着这五颜六色的液体,也是满脸无聊,以前在美国的生活可不是这样的,怎么一回来A市,就变得这么无趣呢。

“那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果然,三人再度集体收到了顾闫的短信,聚会取消。

“看看,我说什么来着,走人走人,再也不跟顾闫那老小子玩了。”夏车溪起身往外走去,

“我还是自己找乐子去了。”

凯伦跟欧阳羽互视了一眼,起身也离开了。

而这肇事者顾闫先生开走了又折了回来,车子一直停在墨雨楼下,视线就这样看着墨雨亮着灯的房间。

顾墨雨,顾墨雨,这个走进他生命中就再也出不去的女人,他到底该怎么做才是最合适的。

而就在顾闫要离开了的时候,眼尖地看见墨雨竟然又下来了,而且还换了身衣服,穿着背心短裤,姣好的身材暴露无遗,即使不施粉黛,也足以令人神魂颠倒。

顾闫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了,跟上了墨雨上的那辆出租车。

墨雨不是去别的地方,而是去了跆拳道馆,只要不出意外,她每天晚上都会去练跆拳道,因为叶以枫也会风雨无阻地去。

吃了大餐,心情颇好的墨雨倏然不知自己早就被盯上了,依旧乐呵呵地下车进了跆拳道馆。

墨雨心里直呐喊,叶以枫,我来啦!跟以枫学长练习跆拳道可是件非常幸福的事!

【点我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