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自杀记录:你们要的宫胁岛崎松井争取一发搞定吧

36

事到如今对akb这个整体来说已经无论如何都是然并卵加nbcs了,但如果你们还打算惯性留守到最后一刻,倒也并非没有乐趣可言——恰恰相反,就像中国历史最脍炙人口的是三国(日本则是战国),天下大乱的末世总是特别精彩纷呈。最近的akb人物事件之多之丰富其实远远超过以往任何时期,只不过日薄西山的大前提下任何事情都会成为负面因素(所以要谈论起来就特别费劲,再怎么轻松调侃也掩盖不掉那股子糊味了)。

预告:akb的慢性自杀赏析;岛崎是不是akb历史上最大的混球?宫胁松井成了高层宫斗的牺牲品?不去坂道,唯一活路在T8……

之一:利益,永远是利益

akb的乱象有两个源头,其一是刻意的粗放式管理,某种意义上这本来就是一个原生态的偶像真人秀,卖素人卖成长卖努力卖苦情卖信息量卖意外性,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任何差错出包恶搞都是燃料和动力和题材。

但另一方面,源于利益的内外部纷争则是纯粹的负面因素。你们非常关心的以下问题——

1.无穷无尽的毕业商法,但完全忽略更为重要的【未来性】,走一个弱一分,越炒作越窘迫。

2.坂道系列的优越定位。

3.SKENMB后娘养HKT亲女儿。

4.宫胁的站队问题(对的,是站队,不是站位)。

等等等等,看似乱成一团,其实全部是源于利益纷争,而且都可以有非常简单明了的解释。

之二:扒灰的扒灰

abk的运营主体AKS是一个带有原罪(黑钱黑社会)的企业,akb的发展过程中也有大量的出卖权益换取生存空间的运作(明面上就有给唐吉可德的周边产权,给事务所的明星成员)。这就注定了AKB是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利益集合体。到了下降期,很明显就有两种人,有意识和无意识的要让akb死。

第一种人是搬家党。比如最明显的例子,秋元康。现在秋元康对akb不仅是消极怠工(新公演和成员个人UNIT完全停滞,导致后辈成员村内不能凸显个性,村外不能宣传推广),甚至有使绊子的行为(黑发令出发点显然是好的,但秋元康动用舆论压力直接否决)。秋元康的新家,毫无疑问,就是坂道系列。

之前我总结akb两大失败原因,一是利益结构复杂,二是形象败坏。这两个问题在坂道系列都得到了很大程度的解决。坂道源于AKS但已经和AKS完成了彻底切割(叫你一声野团你可敢答应,HOHO),秋元康这样的跳船党在其中利权更大,而索尼作为比AKS白得多的企业也有更明确的主导掌控办法。同时坂道系列也吸取了akb的教训,极为重视整体形象。高冷紫是蔑称但也是酸溜溜的肯定,如果说AKB给大众的印象就是无能咋呼又愚笨的小丫头,坂道则完全是气质大小姐加时尚模特的范儿,公众形象有非常明显的区隔和优劣。

所以秋元康其实就是已经暗箱跳槽到敌对企业的内奸,却又同时执掌现企业的技术核心(对akb他或许已经没有决定权甚至知情权,但至少作词牢牢握在手里他不动手akb就出不了新歌。而且还能利用巨大的名望发动群众运动给AKS添堵),以他为首的搬家党现在就是在操作慢性谋杀akb——动作不能太快因为一是要慢慢驱赶wota去坂道,二是要让坂道平缓的继承原akb的所有权益(彻底完成过渡后akb才能死,否则就变成了唇亡齿寒的共倒)。这就完全可以解释现在akb的回光返照现象——新活动新思路异常丰富精彩,却全部徒劳无功(运营方当然不想死,但内部出了大奸细所以啥都别想搞成)。

之三: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如果说搬家党是【主动地有计划性地】想要akb死的话,还有一种人,姑且叫做跳船党好了(是的你们要的岛崎来了),主观上并没有想要akb死(甚至相反,对他们来说akb还是不要死比较好),但客观行为上对akb造成了同样巨大的伤害。

毕业商法这种东西并不是不能搞,恰恰还应该大搞特搞,但一定要有一个绝对的大前提:毕业商法凸显的是整体而不是个人(这个伟大的平台把平凡的你推向不平凡),承前必启后,继往更开来。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所有毕业商法无一例外都没有发挥出任何抬高akb和奶饱后辈的功效,所有铺天盖地的宣传炒作,都变成了【又走一个!akb越来越不行了】的活广告。

这同样是利益纠葛的缘故。虽然各事务所和akb大体上有共同的利益(要注意的是即便毕业了也很难洗掉akb的标签,所以即使事务所从akb完全撤退,只要还想要用好元成员,就有必要去维护akb的品牌),但大难当前的情况下人往往短视,akb不行了,大家抢着分家当,总想多分一点是一点。所以毕业商法每每大操大办,一波波吹嘘哄炒,耗尽了akb剩余不多的媒体资源,过后就风卷残云什么都留不下,对akb只是单纯的损耗和伤害而已。

在跳船的过程中,搬家党其实也在侧面使了坏。高桥毕业庆典拖拖拉拉白白浪费akb一整年(而且还是最关键的十周年),原巨头的所谓惊喜回归更显得后辈无能和黯淡,这样的企划明显就是慢性自杀的一招妙手。与此同时像岛崎(嗯,你们要的)阳菜这样毕业之前很久很久就开始只吃资源不卖力气,标榜自己在akb地位超然自抬身价的情况,同样也是堪称恶质的跳船行为,即便主观上没有恶意,但客观上对那些越来越挣扎在下落深渊的成员(拿着低薪干着脏活挨着骂,但恰恰她们才是akb的未来)确实是士气上的打击——反正无论怎么拼命都是前辈风光我吃土,那为什么不去找个小帅哥happyhappy呢?像大和田夜游是在生诞祭之后,已经充分反映了她对akb的绝望(结婚纪念日当天晚上出轨什么的,绿文里也很少有这么劲爆的剧情了)。

​那究竟岛崎是不是akb历史上最大的混球?脱离大环境谈这个问题毫无意义。从个人特质来说,毫无疑问岛崎是akb的顶峰,也是以后在演艺圈成功的最大可能人物。但即便以后她大红大紫成功了也不能抹消其在籍期间的问题,恃宠而骄,大搞特殊化,只吃肉不喝汤等等都是显而易见的问题。又但是!在akb衰败期间暴露出来的问题又不意味着在繁荣期这也是问题。akb讲究的是【原生态】和【多样性】,岛崎恰恰是其中最优秀最突出的一个代表,一举一动都充满魅力。【这不是很有趣吗?】是的,在繁荣期这最是有趣不过。但到了衰败期,wota已经成为了akb唯一的救命稻草,不要说得罪,不跪舔wota,就是最大的罪孽了。

在这个akb所谓的生死关头,岛崎的跳船确实引发了一片骂声,甚至有相当多的人直接把岛崎宣布毕业日认定为akb死亡日。但终究跳船党和搬家党还是有所不同,说到底在越来越回归地下偶像low道的今天,站在(想在演艺圈有所发展的)成员立场上,要及时抽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akb也不可能靠吊着她们来走出困境。

之四,双重后妈和亲女儿

ske的悲苦是论坛长久以来一直讨论的问题,但其实又是一个没什么讨论价值的问题。或许表面上看ske和hkt一样是AKS直管,但和akb一样,ske成军太早,利益分配上肯定存在死结。所以始终得不到运营爱是有非常明显的理由的(而hkt成军晚,利益结构清晰,自然就是亲女儿)。而除此之外我们也不应该忽视唱片公司这个因素。尽管这是一个唱片工业完全衰落的年代,独立音乐人也可以大行其道,但唱片公司所负责的渠道,宣传,推广等内容仍然有其巨大价值。从hkt的纪录片也可以看到环球所占的比重,而签给AVEX的ske,显然就进一步陷入双重后妈的困局(一直也有AVEX用ske赚来的钱养自己女团的说法)。而甚至在明面上都不是自己人的nmb就更不用说了,即使吉本有非常好的推力,本家不配合的情况下也是事倍功半。

曾经这两个团也有过兼任这样的尝试,尽管争议很大但也不失为互相供输利益的一种好方式,但随着akb的衰落,表面上的和谐关系也很难再维系下去了。兼任解除,ske持续弱化到演唱会都开不起,nmb也是随时解散的节奏。akb想要先自救没错,推次时代有了一定成果也很好,但事情往往都是互相牵连的,分团一旦崩溃结果就将是灾难性的。

在这个问题上利益纷争再次扮演了一个很不光彩的角色。山本彩是整个akb体系内最成功的产品,但秋元康一直死死卡着她个人发展(面对粉丝热望多次公开放话让山本彩先作曲再说显然极不负责任,所谓的唱作俱佳天才少女背后实质都有高人指点,有高手把关编曲才有作词作曲弹奏演唱一条龙的神奇),直到最近的solo专辑以近乎于一种公开决裂的方式,跳槽到另一个知名制作人旗下(并不是只有你秋元康能跳槽啊),惹得秋元康只能发酸写给她一首《疑问符》,简直笑喷。山本彩的个人能力与名望虽然看似可以成为akb复兴的重要核心资源,但显然很碍事,不仅是对于秋元康这样的搬家党,即便是大难临头的AKS也未必愿意见她的好(这才有了纸飞机这样的惊天遗憾)。外样勤王,总是难免这样的悲剧啦。

而比起山本彩更惨的就是松井珠理奈。虽然仅仅是我个人的猜测,但无论怎么看松井都是高层利益斗争的牺牲品。秋元康确实对她宠爱有加(也有可能有未来提携合作的潜在计划),但毕竟现在他没有直接的决定权,在秋元康搬家跳槽痕迹越来越图穷匕见的情况下,通过发配打击松井来震慑秋元康,似乎是一个较为合理的解释。在事务所移籍讨论中其实大家已经都说得非常清楚了,无论考虑到个人发展还是团队利益,这个移籍显然都远非最佳选择。

之五:胖胖事件新解

如果要我总结宫胁的最大魅力,可爱努力头脑好花样多其实都只是表象,最根本的一点是她清纯知性外表下散发出的那种若有若无的邪魅气质。怎么说呢,某种程度上她非常近似于言情小说中的女二号——聪明可爱,家境优渥,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简直花好稻好样样都好,但就是敌不过霞草灰姑娘的女一号,然后黑化使坏。。。这样的女二号之所以往往被读者摒弃是因为作者开了上帝视角,充分剖析了她的言行和内心戏,读者也就散场了。但现实中宫胁的内心世界却并不能轻易为我们所知(尽管能大略的推测出她自小梦想大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天赋可能是逐渐堕入魔道的主要原因),甚至就她的表现来看似乎被冤枉误解的可能性还更大一点——这种前一刻还让人怀疑自己是否错怪了一个真正天使,后一瞬间又似乎看透她恶魔本质的反差魅力,恰恰就是她的最大萌点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的人物像,直接在推上对竞争的失败者毒舌挖苦显然还是有点过了。尽管我们可以去挖思想根源或者分析出包的具体细节,不过这里更想从利益争斗的角度来看这个事件。这其中最大的疑点就在于——【胖胖】这条推的发布时间,宫胁【正在】参加秋元康和平手的饭局(秋元康带平手去看真田十勇士然后吃饭,前田和光头去看女王,这两件事情是独立事件,只是正好大家碰到就顺便一起吃饭了)。有非常多的迹象表明,在akb的内部斗争中宫胁是坚定的秋元康派(两人私底下的沟通交流恐怕远远比想象的要多,秋元康有可能拿她当忠心弟子以及自己在akb发挥影响力的最佳棋子),当然这带给她很多好处——c位,秋元康主导的影视资源等等,但显然AKS也并不会傻乎乎的任由秋元康摆布,每每借用渡边岛崎的力量打压宫胁(双c,双主,岛崎夺主等等)就是非常不正常的运作——照理说如果真心要推新人的话显然应该是衬托抬轿而不是现在我们看到的那种压制消除影响。

所以和秋元康的这个饭局,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提供了不在场证明,支持了盗号发布的可能性。要说【盗】也不是特别确切,因为成员的账号密码本来就掌握在经理人手里,AKS在三大对头(肥樱圣,简直已经是akb的最大三威胁了)密会的当口突然发难恶整一下这个吃里扒外的邪樱也并非没有可能。尽管这始终有点像是天方夜谭,但如果结合宫胁屡屡不自然地吹捧夸赞坂道(站队秋元康的直接表现),以及AKS对另一个秋元康党松井珠理奈的处理手段,这个脑洞大开的推测,似乎也没有那么不可思议了。

之六:还有谁——?!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期待松井珠理奈总选第一后带领akb重回巅峰,很多人都期待山本彩成为红遍日本创作女歌手告诉世界akb也可以很有才,很多人期待宫胁在没有前辈压制的情况下释放自我站上偶像的顶点,很多人看本家次时代已经阵容齐整觉得很欣慰,也有或许不那么多但足够坚定的人认为ske小火田末永这样的青年才俊一定能有一番作为……

但很遗憾这些可能都不会实现了,衰败的速度永远是比想象的要来的更快。岛崎单断百万(岛崎最后的贡献),明年麻有机磷和彩毕业贯穿一年,完成和坂道的彻底地位互换,ske和nmb关门大吉,hkt独立活动,明年年末断红白,大致上末世崩溃的情形已经可以清晰预见了——甚至只会更糟不会更好。

所以留给你们的路其实只有三条,一是和秋元康一起搬家到坂道,二是什么自己猜嘻嘻,三就是前往akb最后的净土t8。其实说到t8一开始谁都是拒绝的,一群小毛孩子乱哄哄的,简直格格不入。但随着t8成员自身的成长和对他们逐渐深入了解的同时进行,t8的魅力正变得越来越不可抵挡。

这是一群绝对的精英,一个县只有唯一一名第一名的超高手,简单的例子整个ngt都是佐藤瑟(我是故意错别字的谢谢)的手下败将,那这个佐藤瑟有什么神奇之处?只要稍微去了解一下就马上可以知道了。作为偶像所需要的形象和才艺天赋,t8都充分具备——毕竟甄选时已经充分验证过了。

这里有最大程度的多样性和丰富题材,以地域为天然划分。或许横山结衣的方言并不怎么好笑,但每当看到平时聪明伶俐的冈部麟急躁笨拙又费劲全力的去辩解茨城的潜力很大有待挖掘的时候(她的最大死穴),我总是会心一笑。而这样的多样和丰富也完全没有被浪费——t8活动多又允许饭拍,网上的资源极为丰富。

这里的氛围全集团最热,原本wota界其实就有谁暴的最凶谁就是大老板的说法(某种意义上最初BABYMETAL也靠这个打出自己的江湖地位),所以不要看到一些过火的行为就去轻易否定鄙视,地藏之所以成为地藏是有理由的,t8的表演氛围最激情火爆引人入胜也是有理由的。

而最妙的是,很大程度上t8有比其他分团更大的独立自主权——因为最最重要的资金源是独立并且有充分保障的。所以t8在akb整体滑坡的大时代背景下受到的牵连却是最小,简直是天然的世外桃源和避难地。akb集团所剩无几的正能量和希望,恐怕也仅存在于这里了。

前阵子看到ptt的尼康大也转投t8了,就心想确实差不多也到了这个时候,尼康大写了一篇热情洋溢的t8推广文,堪称中文网络akb美文的又一典范(一如既往),虽然埋在ptt深处有点可惜,但其实也没什么必要去特别申请转载了。因为真正还有心留在akb的,恐怕也只有这共同的归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