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线之前,再谈爵迹

59

​ 一刷:

和小时代一样,郭敬明对自己笔下玩偶的情感并不虚假,即使对此不屑,也不能否认他仍在提纯自我的道路上。此外,爵迹也再次显现了他作为导演在运镜和节奏上的天赋,他经营的炫酷虽不深刻,却也不是简单的山寨和舶来品,不乏新颖。

电影最大的看点是虚拟吴亦凡,应该做到男女通杀了吧,有点令人心碎,林允也不错,虚拟演员代替真人的趣味并不在于完全的拟真,那种真实和虚拟的临界点才是魅力所在,这还需要长久的摸索,爵迹做到及格了。

另一篇影评,孤独少年和玩偶小时代: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7529958/

二刷:

感受和第一遍几乎每个点都相似,可见电影十分顺畅,并无什么晦涩和混乱难解之处,但几乎没有新的发现也说明电影本身是浅显的。最后十几分钟依然令我感动,从海边小人物互诉衷肠开始,到大人物功名只为虚无的心声,以无可逃遁的孤独感结束(希望和绝望这句暂可忽略)。

以郭敬明的矮小身材和普通家境,成名之前肯定艰难,成名之后也依然有穿上华服的小人物自觉,并不确凿自己的幸运,并不奇怪。遁入一个幻想世界,找到自己的银尘,成为英雄史诗供人传唱,这些渴望如此强烈,却也预设了虚名的幻灭,转瞬成空,这种挣扎感是真诚的。

用尝遍艰辛看透浮华来形容他,大概过于美化,现实世界取得成功,但所求所望仍在难以企及的他乡。个人成名后,建立最世文化签约穷写手,炒热青春文学还不够,日本商业动漫曾给他极大慰籍,于是最终仍要做所有人眼里的小儿科:漫画和动画,才有了最漫画和爵迹。目前来看,郭敬明倒是保持初心颇为完整的一个人,比很多占山头不易,只顾撒尿圈地巩固利益和威权的中老年山大王强多了。

下线之前,再谈爵迹:

近期让我比较难受的一件事竟然是爵迹票房不好,因为这样的话有较大可能看不到第二部了,而随着技术提高,这部动画电影的开拓意义也会削弱,很难再得到公正的评价。爵迹并非好到需要击节赞叹的电影,但对我而言,它的娱乐性确实要优于多数幼稚粗神经的美漫或美剧改编电影(美队、复联、星战、星际等等),尽管那些另有优势。

神奇之处是有多位70末80初的朋友表示爵迹好看,莫非此片的受众年龄如此之高么?一方面他们并不处在需要网上发泄怨愤的年龄段,另一方面可能在于他们(包括郭敬明本人)恰好是少年时受到日漫冲击洗礼的第一代,圣斗士,圣传,被大胆化用的西方神话和印度神话,洛可可风的浮华绚丽,趣味和爵迹其实颇多相似,尽管后者更年轻更贴近此时的潮流文化,那种矫情的浪漫感接受起来一点不费劲。

仔细想来,爵迹失败的原因固然在于先期拙劣的预告片,电影开场粗糙的前几分钟,郭敬明的差网缘,群嘲如山倒的口碑,但以往为了骂一部电影去看的人不在少数,真正令他们甚至没有观看兴趣,就直接笃定开骂的更重要的原因,其实是人们把不打文艺牌、不打情怀牌、不打拯救中国动画牌,真正主攻娱乐的动画电影视为小儿科的成见吧。

ps:这种动画片小儿科的成见是日式风格独享的,美式动画风格已经被中国成人广泛接受,比如平庸幼稚,却票房口碑双赢的国产儿童剧捉妖记。究其原因,估计是日式风格其实自带青少年的荷尔蒙腥气和中二感,并不合家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