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我说中国工业“大而不强”?

190

中国是工业大国,而不是工业强国

这是无数砖家和领导们最喜欢用的一个语法。

中国电力大国,但不是电力强国;中国是钢铁大国,但不是钢铁强国;中国是铁路大国,但不是铁路强国;中国是人力资源大国,但不是人力资源强国……

这种语法的巧妙之处,在于既能够对应上现实,又能够体现出忧患意识,让人感觉到说话者高瞻远瞩,远非一般吃瓜愚民可比。

这种语法的唯一例外是:中国是傻逼砖家大国,同时也是傻逼砖家强国。

没有人敢于否认中国是制造业大国,因为中国是蓝星上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目录中所有工业门类的国家,有数千种工业产品的产量居世界首位,其中产量占到全球一半以上的数不胜数(实在是太多,我到目前为止也没看到过一个完整的目录)。

至于说中国是不是制造业强国,我们可以稍稍罗列一下中国能够制造的高端装备目录,包括但不仅限于这样一些:

载人飞船、太空实验室、导航卫星、大型运载火箭、起飞重量超过200吨的大飞机、第四代战斗机、全球最先进的主战坦克、航空母舰、核潜艇、深海探测器、全球最先进的深海钻井平台、特高压输变电装备、全球最大的水电装备、全球最大的火电装备、大型风电设备、第三代核电装备、大型冶金装备、大型化工装备、大型露天矿装备、高铁、盾构机、超级计算机、数控机床等等。

全球首座高温气冷堆核电站——山东荣成核电站反应堆压力容器吊装全球首座高温气冷堆核电站——山东荣成核电站反应堆压力容器吊装

​​

使用国产芯片的超级计算机使用国产芯片的超级计算机

国产七轴五联动数控机床国产七轴五联动数控机床

​蓝星上能够同时制造所有这些产品的国家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

就这里所列出的产品来说,要想“大而不强”,恐怕是很难做到的。因为这里所说的每一种产品背后,都需要一个强大而且成熟的工业体系支撑。

以核电设备来说,在网上随便搜一段文字来看看:

目前,中国一重成功掌握了AP1000压力容器整体顶盖、一体化接管段、下封头、进出口接管、过渡段、堆芯筒体,蒸发器椭球封头、锥形筒体、整体水室封头、管板,堆芯补水箱封头、主泵泵壳、壳体,稳压器上、下封头,主管道热段等核岛锻件的制造技术,能够成套供应AP1000反应堆压力容器、蒸发器、堆芯补水箱及稳压器等主设备所需的全部锻件。

这一类技术涉及到设计、材料、工艺、生产设备、制造经验等一个完整的体系,缺乏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可能生产出合格的产品。要形成这样的能力,需要有数十年磨一剑的积累,也需要有海量的装备投入。

举例来说,生产核电的压力容器需要大型自由锻机,年龄稍大一点的人都记得过去中学课本里那张“万吨水压机”的图片,那是江南造船厂1961年投产的12000吨水压机,在当年属于填补了国内空白,使国内的重型锻件生产技术跨进世界先进行列。

2006年以来,中国建造了五台(不完全统计吧)15000吨以上的自由锻机,分别是:

2006年,一重15000吨自由锻造水压机;

2008年,二重16000吨自由锻造水压机;

2009年,上重16500吨自由锻造油压机;

2010年,洛阳中信重工18500吨自由锻造油压机;

2014年,中国重型机械研究院19500吨自由锻造油压机……

大型自由锻机大型自由锻机

​目前,这五台锻机是全球最大的五台,换句话说,全球自由锻机的第一名至第五名,都在中国。拥有这样的装备水平,中国理所当然可以称为自由锻造大国——我看哪个不要脸的敢加一句“但不是强国”!

在一些砖家印象中,所谓中国制造,就是一群女孩子在踩缝纫机,或者一群大老爷们拿着长钎子在捅炼钢炉。他们根本无法想象80万千瓦水轮机组是如何制造出来的,更不会相信福特汽车两家美国工厂的大型快速智能冲压生产线居然会是中国企业提供的。

事实上,今天的中国制造已经把砖家们的智商远远甩在身后了,中国企业拥有全球第一流的设计能力、第一流的装备、第一流的工艺,技术突破频繁到已经让最狂热的工业党徒都免不了麻木的程度。

砖家们喜欢说的“不得不依赖进口”这句话,所针对的产品目录已经变成越来越短,而且上面的产品名称也越来越偏门。

虽然砖家们始终都能找出理由证明中国“大而不强”,但他们的理由却在不断地修正:

某某设备依赖进口……国产设备中某部件依赖进口……国产部件中某零件依赖进口……生产某零件的材料需要进口……生产这种材料的原料需要进口……好吧,就算你把所有技术都突破了又怎么样,你咬我?

回顾一个简单的历史:

2007年6月20日,大型运输机项目(即运-20)正式立项,代号072工程。

2016年6月15日,首批运20交付部队服役。​

运20运20

一款起飞重量220吨的大型运输机,从立项到交付,​仅仅9年时间,这背后需要何等强大的工业基础?

科技部的《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中,列出了至2020年中国在科技创新方面的一些目标,我们可以摘录一部分如下:

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突破超级计算机中央处理器(CPU)架构设计技术,提升服务器及桌面计算机CPU、操作系统和数据库、办公软件等的功能、效能和可靠性,攻克智能终端嵌入式CPU和操作系统的高性能低功耗等核心关键技术;面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需求开展操作系统等关键基础软硬件研发,基本形成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和基础软件产品的自主发展能力,扭转我国基础信息产品在安全可控、自主保障方面的被动局面。

极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装备及成套工艺。攻克14纳米刻蚀设备、薄膜设备、掺杂设备等高端制造装备及零部件,突破28纳米浸没式光刻机及核心部件,研制300毫米硅片等关键材料,研发14纳米逻辑与存储芯片成套工艺及相应系统封测技术,开展75纳米关键技术研究,形成28—14纳米装备、材料、工艺、封测等较完整的产业链,整体创新能力进入世界先进行列

新一代宽带无线移动通信网。开展第五代移动通信(5G)关键核心技术和国际标准以及5G芯片、终端及系统设备等关键产品研制,重点推进5G技术标准和生态系统构建,支持4G增强技术的芯片、仪表等技术薄弱环节的攻关,形成完整的宽带无线移动通信产业链,保持与国际先进水平同步发展,推动我国成为宽带无线移动通信技术、标准、产业、服务与应用领域的领先国家之一,为2020年启动5G商用提供支撑。

高档数控机床与基础制造装备。重点攻克高档数控系统、功能部件及刀具等关键共性技术和高档数控机床可靠性、精度保持性等关键技术,满足航空航天、汽车领域对高精度、高速度、高可靠性高档数控机床的急需,提升高档数控机床与基础制造装备主要产品的自主开发能力,总体技术水平进入国际先进行列,部分产品国际领先

大型油气田及煤层气开发。重点攻克陆上深层、海洋深水油气勘探开发技术和装备并实现推广应用,攻克页岩气、煤层气经济有效开发的关键技术与核心装备,以及提高复杂油气田采收率的新技术,提升关键技术开发、工业装备制造能力,为保障我国油气安全提供技术支撑。

大型先进压水堆及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突破CAP1400压水堆屏蔽主泵、控制系统、燃料组件等关键技术和试验验证,高温堆蒸汽发生器、燃料系统、核级石墨等关键技术设备材料和验证。2017年,20万千瓦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实现并网发电;2020年,CAP1400示范工程力争建设完成。形成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核电技术研发、试验验证、关键设备设计制造、标准和自主知识产权体系,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核电设计、建设和服务全产业链。

看看上面这些目标就可以知道,中国制造早已不是砖家们想象的那种落后世界几十年的状态,而是处处以进入国际先进行列为目标,甚至在有些领域追求达到国际领先的水平。最重要的是,中国在技术上的发展是全方位的,“外国”中的任何一个独立国家都不具备中国这样的雄心和能力,即使把所有的“外国”捆在一起,中国也毫不畏惧。

这样一个国家,如果还算是“大而不强”,试问,蓝星上谁敢自称是强国?

国产大型煤炭化工装备国产大型煤炭化工装备

中国高铁中国高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