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哥伦比亚和平公投失败了,诺贝尔和平奖还是给了桑托斯?

227

文 | 张星云

争议很明显。在哥伦比亚全民公投拒绝政府与反政府武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签订的和平协议5天之后,毁誉参半的哥伦比亚总统胡安·曼努埃尔·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还是因“为结束该国长达50余年内战所做出的坚持不懈的努力”,而获得了代表国际最高荣誉的奖项之一诺贝尔和平奖。历史上,评选委员会因表彰“努力”而授予和平奖,并激励获奖者再接再厉的情况并不是第一次,但有时事与愿违。

哥伦比亚总统胡安·曼努埃尔·桑托斯哥伦比亚总统胡安·曼努埃尔·桑托斯

“坚持不懈的努力”

10月2日,哥伦比亚人民在公投中以50.2%的反对率拒绝了政府与反政府武装9月26日签署的和平协议,全世界哗然,总统桑托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政治阻力。“全民公投并不是投票接受或拒绝和平,”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卡茜·库勒曼·菲弗(Kaci Kullmann Five)表示,“多数投票者选择了拒绝和平协议并不一定代表着和平进程就彻底失败了。”

今年的和平奖提名人数达到376个,其中包括228名个人和148个组织。为了保护提名人,在该届和平奖颁奖50年后,才会公布当年的提名名单。按照此前的推测,力主接收难民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平民化的改革派教宗方济各、“棱镜门”主角爱德华·斯诺登,以及曾经被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掳作性奴如今成为联合国特使的伊拉克雅兹迪族少女泰哈都在提名之列,此外一大获奖热门是叙利亚志愿救援组织“白头盔”。

菲弗还表示授予和平奖也同样为了缅怀哥伦比亚人民和所有涉及其中的各方力量。虽然在诺贝尔和平奖历史上,有过29次同时授予两人,2次同时授予三人的情况,1994年阿拉法特、佩雷斯和拉宾因巴以签订《奥斯陆协议》而共享和平奖的画面依然历历在目。但此次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很谨慎地没有将反政府武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领导人罗德里戈·隆多尼奥(Rodrigo Londono)涉及在内,担心如果这一奖项也同样授予隆多尼奥,则会使哥伦比亚人民产生更多抵触情绪,52年的哥伦比亚内战已经使诸多百姓们或多或少牵涉其中,很多人的亲属或朋友都曾受到牵连。

反政府武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领导人罗德里戈·隆多尼奥反政府武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领导人罗德里戈·隆多尼奥

此次和平奖表彰的“努力”指的是哥伦比亚政府与反政府武装在古巴长达四年的和平谈判。桑托斯力主推动这一谈判,也导致一部分哥伦比亚人民认为桑托斯在其他紧急的改革上放慢了脚步,像其他拉丁美洲国家一样,近两年国际油价下降和中国经济放缓使得哥伦比亚经济出现问题,桑托斯的民意支持率也始终徘徊在20%左右。

此次委员会的意图很明显,他们希望重新给予桑托斯公信力和威望,不仅用来继续与反政府武装展开和平谈判,也让他可以有力面对国内反对他的主要势力,前总统阿尔瓦罗·乌里韦(Álvaro Uribe Vélez)就在公投时主张拒绝9月26日签订的和平协议。和平奖委员会的另一个意图,便是用这一奖项督促桑托斯将他的和平许诺转化为现实,委员会期待着12月10日桑托斯来奥斯陆领奖并发表获奖演说时,也许就已经带着几个新想出来的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了。

明显的政治意图

诺贝尔和平奖的授予向来充满了明确的政治意图。前委员会主席弗朗西斯·塞哲斯特德(Francis Sejersted)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坦率地说,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就是一个政治行为。”委员会有时会将和平奖颁给对和平拥有“愿望”和“努力”的人,而不是颁给做出“贡献”的人,只不过这种激励和督促的作用并不是每一次都凑效。最著名的当属奥巴马,2009年刚刚进驻白宫几个月的他因为“加强人们间的外交和国际合作而做出的卓越努力”、“对无核世界的前瞻眼光”以及“时代的精神和需要”而获得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2009年,美国总统奥巴马获得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2009年,美国总统奥巴马获得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当时这名呼吁世界无核化的美国首任黑人总统曾在开罗表示“将开启一段新的进程:美国与伊斯兰世界并不是敌对关系,也无需相互竞争”。他也曾表示将重新开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和平进程,那时全世界众人对他充满希望。

如今,在他的两届任期末尾,人们看到美国处在多场冲突之间,叙利亚局势升级,本土恐怖袭击不减反增,关塔那摩依然在运行着……去年,挪威诺贝尔研究所前主任盖尔·伦德斯塔德(Geir Lundestad)在其出版的回忆录中承认将和平奖颁给奥巴马是一个错误,即便当时和平奖五人委员会是全票通过的。“通过这几年的结果,我们可以承认当时认为和平奖将会助奥巴马一臂之力的设想是不正确的。”伦德斯塔德写道。而更多的人如今认为当年的和平奖反而使奥巴马承受了更多负担。

2012年,委员会还将和平奖颁发给了每况愈下的欧盟,理由是其在“和平与和解,民主与人权”方面的努力。结果公布后,和平奖前得主南非大主教图图(Desmond Tutu)与其他两名得主在公开信中写道:“很明显,欧盟并不是诺贝尔当年在其遗嘱中所描述的那种‘和平斗士’。”

诺贝尔的遗嘱精神

1895年秋天,在两位瑞典工程师的见证下,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在位于巴黎的瑞典人-挪威人俱乐部(Swedish-Norwegian club)签署了遗嘱,他用瑞典语写下:“一份奖给曾为促进国家间的兄弟关系,为废除或裁减常备军队以及为推动和平大会付出过巨大努力的人。”在诺贝尔的时代,世界和平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终结黩武主义这一想法不仅付诸笔端,更在各国得到广泛讨论,和平得到很多国家议会的支持。诺贝尔所指的“和平大会”便是在19世纪90年代出现的大规模集会,希望通过法律和裁军避免战争。

阿尔弗雷德·诺贝尔阿尔弗雷德·诺贝尔

虽然物理学、化学、医学和生理学,以及文学都在瑞典颁发,但诺贝尔特别要求“和平奖将由挪威议会选举产生的五人委员会颁发”。人们猜测这是因为当时由自由党掌权的挪威议会主张通过仲裁而非战争解决与瑞典关系,这一和平理念在那时视为先锋地位。而在遗嘱中描述获奖者的段落中,诺贝尔自创了一个词“fredsforfaktare”来描述获得和平奖的人,不仅在当时,即便现在的瑞典语字典中也不存在这个词,诺贝尔基金会的官方英文译为“和平斗士(champions of peace)”。

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遗嘱往往会与现代社会脱节,但120年之后,世界对诺贝尔所追求的和平与安全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而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评选标准也更加广泛,尤其在二战之后,评选标准远远超出了诺贝尔遗嘱中所规定的条件。植树环保、小额贷款、捍卫人权、帮助难民、人道主义都成为和平奖所鼓励的对象。2007年,当阿尔·戈尔和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共同获得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时,当时的诺贝尔奖委员会秘书伦德斯塔德在挪威《晚邮报》上写道:“委员会认为,条条大路通和平。”而前委员会主席埃格·阿尔维克曾解释过那时委员会为什么开始把评选标准重心向人权方面倾斜:“遗嘱没有提到这一点,但遗嘱是在不同的时代订立的。今天,我们意识到不完全尊重自由就没有和平。”

2015年3月,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宣布正式撤销托尔比约恩·亚格兰德(Thorbjoern Jagland)的委员会主席职务,改由委员会副主席菲弗担任主席。2009年正是亚格兰德和他的委员会力主将和平奖颁给的奥巴马,亚格兰德也成为和平奖历史上首位被撤换的主席。

10月2日,桑托斯在哥伦比亚波哥大的公投现场10月2日,桑托斯在哥伦比亚波哥大的公投现场

这次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押注哥伦比亚未来的和平看上去比奥巴马更加靠谱。桑托斯没有因为公投结果而妥协,诺贝尔和平奖的身份约束他不能退回战争,也使得他的政治对手乌里韦无法获得更多大量的民众支持。

但哥伦比亚公投的结果表明,在长达52年致使30万人死亡或失踪,超过600万百姓被迫迁移逃难的内战过后,哥伦比亚人还没有准备好原谅与和解,至少不同意政府与反政府武装9月26日签订的将近300页的和平协议。这份协议规定6000名反政府武装人员将基本全部获得特赦,不再追究他们多年来的罪行,并使反政府武装转化为哥伦比亚一派合法的政治力量,加入议会。这些协议受到了本国百姓的抵制,而总统桑托斯和反政府武装领导人隆多尼奥都在公投后第一时间表示8月29日双方签订的停火协议依然有效,桑托斯表示会尽快召集各方政治力量进行会谈,尤其是反对和平协议的一方,“倾听他们,拓展对话的空间,并一起决定接下来的道路。”

(图片来自网络)

⊙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