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回家,看到老公跟她远房表妹在啪啪,我竟有一丝异样的快感!

45

​我心里明镜一般的清楚,自己这一生毁在了哪一天。

那天和所有的日子没有什么区别,我从医院照顾完生病的母亲回了家。

进入家门的一刹那,就发现了家里和平日有所区别。

客厅的沙发上,多了一个年轻、神情多少有些紧张的女人。

女人长得挺漂亮,身材圆润饱满,我一眼望过去,就知道是婆婆喜欢的那种“旺夫”型女人。

和胡胜宇结婚四年,我和他一起打拼,创建了胜宇公司,虽然公司规模不大,但是一家人生活还是比较富裕的。

只是,自从去年母亲瘫痪在床,高昂的医药费,使得我的家庭受了拖累。弟弟还在上学,所以只好和父亲一起照顾母亲,而自己还有三岁的女儿瑶瑶。

我不能去公司帮忙了,做了全职太太,一方面照顾婆家,一方面照顾娘家,母亲的药费,弟弟的学费,加之我不能去公司帮助老公,使得公司的效益直接下滑。

婆婆颇为不满,人前人后地唠叨,甚至当着我的面也不断地说是受了我家的拖累,说我是个‘丧门星’。

我不说话,毕竟婆婆是老人,再说也不想吵架,婆婆原本就嫌弃我生了女儿,每次生气起来,总是对女儿没个好脸色。

因为这些,我总是忍着。

我看着房间里的女人,总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头。

婆婆坐在年轻女人的身边,先张嘴说话了,“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我看看婆婆,又看看那个女人,一脸狐疑地走了过去,婆婆接着说话了,“这是陈蓉,是我的远方亲戚,胜宇的表妹,以后就住咱家了,你多照顾她。”

“哎。”我答应着,冲女人点点头。

女人略显尴尬地笑笑,神情极其不自然。

我也感觉出了不对劲,但是没说什么,去厨房做饭了。

吃晚饭的时候,胡胜宇回来了,他看见陈蓉,脸上并没有露出吃惊之色,吃饭的时候,婆婆一个劲儿地往陈蓉的碗里夹菜,一边加菜一边含沙射影地说,“蓉蓉多吃点,一看你就是旺夫相,不像有的人,尖头瘦脸的,过不好日子!”

婆婆这是说的什么呀,我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她说的是我,因为我是张瓜子脸,婆婆以前不止一次地说,圆脸女人旺夫,尖脸的女人刻薄。

我不说什么,往瑶瑶的碗中夹着菜,不想让女儿在夹枪带棒的环境下不知所措。

瑶瑶吃饱了饭,胡胜宇的妹妹来了,说是要带着她去游乐场。

瑶瑶一听就高兴得不得了,赶紧跟着姑姑去了。

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家里的气氛不对,不想和婆婆还有那个女人在家,于是我说,“瑶瑶,妈妈跟你一起去!”

瑶瑶高兴得蹦了起来,我和瑶瑶在游乐场玩了一晚上,回来的时候,瑶瑶非要去姑姑家,于是我一个人回来了。

推门进屋的一刹那,我发现婆婆一个人坐在大厅看电视,而平时闲置的那间卧室里,却传来了“嘤咛”以及呼哧呼哧地喘息声……

我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猛地快走了几步,一把推了开发出声音的卧室房门!

我看见,原本干净整洁的卧室里,衣裳扔的到处都是,床单子都掀起来了,而胡胜宇趴在陈蓉的身上连呼哧带喘地,两个人赤条条地滚着…… Mygod!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浑身的热血迅速地沸腾起来,我二话不说,抓起身边的笤帚冲着他们扔了过去!

可是不待我笤帚出手,婆婆跑过来,“砰”地一声关上了门,同时死死地握住了我拿笤帚的手。

“妈——!”我气愤地喊着。

婆婆抓着我的手,厌恶地看了我一眼,低吼着,“你过来!”

房间里仍然传出高一声低一声的浪叫声。

那些叫声象尖刀一样,一刀一刀地刺着我的心。

“你别闹了,胜宇已经不喜欢你了,你们离婚吧。”婆婆看着我,丝毫也不留恋地说着。

“妈,你这是说的什么?!”我看着婆婆,简直不相信这是婆婆说出来的话,天底下只看过婆婆给儿子媳妇劝和的,哪见过婆婆亲口让儿子媳妇离婚的?

我看着婆婆,眼睛不由得越瞪越大。

婆婆不以为然地看着我,把目光扭向了一旁。

我心里明白了,这、这、这是婆婆一手导的好戏!

近一半年来,婆婆不止一次地嫌弃我娘家负担重,说我生了个女儿,要给她家断子绝孙,是的,生瑶瑶时,我的母亲身体不好了,不能来照顾我,而那时我和胡胜宇的日子过得也艰难,月子没养好,后来去医院检查,说是输卵管粘连,怀孕的机会很小了。

这几年,我和胡胜宇也没避孕,可是肚子却没有任何动静。

我明白了,婆婆对我的多种嫌弃,终于爆发了,并且付诸了实际行动,直接把女人带回家。

是的,那个女人是婆婆喜欢的长相,圆脸微胖,就是刚才推门看了一眼,也看见了那一身白花花的肉,而胡胜宇如醉如痴地趴在上面……

婆婆看着我,从鼻子里发出轻蔑的一声“哼”,然后张开她那薄薄的满是皱褶的双唇说话了,“这个家已经不是你的了,准备准备和胜宇领个证离婚吧!别在这儿占着鸡窝不下蛋了……”

婆婆说着,又一次把脸撇向了别处。

这个时候,房间里的叫喊声停止了,胡胜宇似乎听见了我和婆婆的争执,衣衫不整地从房间里出来了。

他看看婆婆又看看我,脸上充满了愧疚。

“胜宇你给我回去!”婆婆一溜小跑,跑到胡胜宇的身边,她使劲地拽着胡胜宇,把他重新拽回陈蓉的房间,然后冲着我大喊着,“你别指望胜宇回心转意,他早就烦你烦你们家了,一天到晚的,这是多少事儿啊,我就明着告诉你吧,这是我的主意,我就是想要孙子!你不能给我生孙子,就给别人让地儿……”

我实在说不出什么,胸口仿佛要炸开一般,我不知如何是好,猛地推开了家门,跑了出去。

外面下起了大雨,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湿漉漉的街上,浑身上下不一会儿就淋透了。

深更半夜的,下着这么大的雨,我这是要去哪里?

娘家,母亲瘫痪在床,而这里,又哪里还是我的家?

我在大雨中,瞬间迷失了方向,轰隆隆的雷声从我的头顶略过,豆大的雨点砸在我的身上,我的世界一片模糊……

忽然,一辆豪车“倏”地向我冲了过来,在距离我半米远的地方,猛地踩了刹车!

我来不及明白什么事,车上冲下一个高大的身影,踉踉跄跄地冲到我身旁,一个“海底捞”把我横着抱起,直接扔在了车上。 我来不及明白什么事,男人温热的身子直直地冲着我压了过来。

他趴在我的身上,近乎疯狂地张开嘴巴吻着我,脸颊、肩膀、脖颈,一双大手“噌”地撩起了我的裙子!

原本我在家里穿着家居服,那种宽大的裙式睡袍,刚才生气跑了出来,根本来不及换衣裳。

现在,男人撩开了我的裙子,一双大手在我湿漉漉的身体上毫无顾忌地动作着……

我明白了,我这是遇到了歹人!

只是我的双手被他压在身下,那样狭小的空间,我根本动动弹不得。

我拼命地呼喊着,可是外面噼里啪啦的大雨声混合着雷声早已把我的喊声淹没……

或许,我就该这样倒霉吧?老天爷注定要捉弄我,这是要我死的前奏吗?我不知如何是好,眼泪哗哗地流着……

男人全然不顾我的反应,依然用他沉重的身躯压着我,毫不客气地挺身而入了!

男人开始进入了更猛烈的进攻阶段,而我的世界全盘瘫痪……

终于,男人野兽一般地发泄完了,他趴在我的身上,大口地喘息着……

借着窗外的闪电,我看了男人一眼,这是一张看起来特别英俊帅气的脸庞,深陷的眼窝,高挺的鼻梁,鬼斧神工般雕刻的脸部线条,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左耳上一颗耳钻发出幽蓝的光芒。

我使劲地推着男人,男人在我的身上,微微地起身了,他看着我,眼睛里发出迷离的光芒,“对不起……”

“混蛋!”这个时候,我一使劲从他的身边坐起来了,男人还在低着头微微喘息着,我看着他,禁不住抬起手来,照着他的脸颊挥手就是一巴掌。

随着一声清脆的“啪”地声音,我使劲推开了车门,冲进了雨中。

男人喊了一声“等一下!”

我不明白什么事,下意识地停住了脚,只见男人从车上冲下来,手里抓着厚厚的一沓粉红色的钞票,不容分说地塞进了我的手里。

混蛋,我怎么说也是本分的良家妇女,曾经白手起家跟老公一起打天下,不是出来卖的!

我看着那一沓百元钞,二话不说纷纷扬扬把它们扔在了漫天的雨水中,然后踉踉跄跄地向家走去。

虽然那个家里的人,千方百计地要把我踢出去,可是这个家是我和胡胜宇一点一点打拼挣来的,当初跟他创业的时候,我什么样的苦没吃过,如今公司有了,孩子有了,想把我从这个家踢出去,没门儿!

我这样想着,不觉涌出了无穷的力量,我不再犹豫,冒着雨一路飞奔回了家门。

“砰”地一声回了家门,我看见他们三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看也不看他们一眼,二话没说回了自己的卧室,换下那身湿衣服,直接进了洗手间。

我打开花洒,哗哗地冲洗着自己,特么的遇到了这样的事,万一他要是有艾滋病就麻烦了。

我这样想着,把那一瓶沐浴液全倒出来用了,还感觉不干净,又把平时预备着女人清洁用的洁尔阴全部掉出来,一点一点地清洗着自己。

我要洗去今晚的晦气,洗去婆婆的如意算盘,把那个女人从我的家里“洗”出去,这是我的地盘,只允许我自己主动离开,绝对不允许别人把我踢、出、去。  那天夜里,胡胜宇留在了陈蓉的房间。

我的卧室和那间卧室仅一墙之隔,所以他们房间里的动静,吵得我半宿没睡着,哼哼唧唧的,胡胜宇像一只吃不饱的狗一样折腾着。

听着他们的声音,我简直要吐了。

我恨不得冲进去,直接把那对狗男女打得屁滚尿流,把他们拽到街上去,让人们来看看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

可是我不能,别说他们的房间锁着门,我根本进不去,就算我冲进去了,胡胜宇那五大三粗的身材,还不一把就把我摁在地上?

经过一番沉思,我拿定了主意,婆婆和胡胜宇不就是想把我赶走吗,想让陈蓉鸠占鹊巢,我不能这么轻易地被他们撵走了。

我心里明白,从胡胜宇把陈蓉领到家里来那个时候起,我和他之间的爱情就全部变为过去式了。

只不过,我还有女儿,我和大多数女人有着同样的传统思想,不到万不得已,我绝对不会让女儿去过少爹没妈的日子。

我还要照顾我的母亲,不想让父亲和女儿看到我伤痕累累的样子。

我拿定了主意,心字头上一把刀,忍了。

只要我在这个家,我就是胡胜宇的法定妻子,任婆婆和胡胜宇怎么嫌弃我,也改变不了我的法定地位,而陈蓉,永远是见不得人的小三。

一大早,胡胜宇从陈蓉的房间里钻出来,直接进了我的房间。

“伊曼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胡胜宇穿着睡衣,一脸憔悴地问着我。

看得出,昨晚没少卖力气,眼圈还黑着呢。

“这个家是我和你共同建的,家里的一砖一瓦,都有我的汗水,再说我是瑶瑶的妈,想让我从这里搬出去,这事没商量。”我看着胡胜宇,直接把他给封了。

“伊曼,你不要这么固执,我妈是传统思想,没有儿子死不瞑目的,再说蓉蓉已经住进来了……”胡胜宇看着我,颇有些为难地说着。

我看着胡胜宇,禁不住冷笑了一声,“她住进来了,她算什么?我一天不走,她就永远是小三,见不得人的小三!”

我告诉胡胜宇,从他把小三领进家门那一刻起,我们之间的感情就没了,但是感情归感情,婚姻是婚姻,感情可以没有,婚姻照样存在,我绝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胡胜宇伸出了巴掌想打我,被我制止住了。

我说,“胡胜宇你打吧,你打我一巴掌,我就去妇联,我要让全市的人都知道你和你妈的行为,知道你的嘴脸,看以后谁还敢跟你这种人作生意!”

“那,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这样三个人一起过日子吗?”胡胜宇看着我,为难地说着。

我心里明白,我打不过他们,这种事也没法跟外人说,就是闹到法院去,他和他母亲还有陈蓉,口径一致,我也没什么证据。

我母亲还在住院,弟弟还在上学,女儿需要照顾,我要是离了婚,这些人谁来照顾?

我想了想,看着胡胜宇点了点头,“你觉得这样好,咱就这么过。”

“这种有名无实的老婆身份,你觉得有用吗?”胡胜宇看着我,无可奈何地说着。

“有用,真的有用。”我看着胡胜宇,认认真真地说着。

果然,那天晚上,我这个有名无实的身份,就派上了用场。

篇幅有限,想看后续请戳下面↓↓“阅读原文”↓↓字样!

阅读原文

【也可以选择如下方式继续阅读全文】

1. 
关注@朵米阅读网 并且私信发送关键词“178”,就可以看到后续内容了!!!

2. 
百度搜索“朵米阅读网”进去后搜索《今夜,请带我回家,从第5章开始阅读就可以喽!

3. 
评论区会有红心链接,点击进入也可以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