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疯子医生》1

50

某君,为我数十年好友,亦是医学院本科同学,今隐去其名,以X君相称。某日同学聚会,听闻X君已病数月。欲至沪探视,另一好友大笑,并示X君博客与我,谓曰细读便可见X君当日病状。归宁后细细读来,知所患盖“被害妄想”之类。博客中岁多为荒唐之言,但亦让我有所思,今撮录数篇,以供大家研究。

今天很忙,上午四个小时看了99号患者。

虽然很忙,但是我依旧很淡定,因为每一天都是如此。中午匆匆吃了饭,本打算小睡一会,但是走廊里传来了吵闹的声音。细细听来,却是一青年猝死,家人难以接受的缘故。我突然想到自己会不会猝死,或许会在睡梦中离开人世间,于是我便难以入睡。

今天上午有一个头痛的年轻患者,他要求使用抗生素,我拒绝了,于是他骂了我。我猜总有一天,我会命丧他手,否则离开的时候他何以多看了我两眼呢?

果不其然,今天有了台风。

其实,做完我听见狂风怒吼的声音,总是觉得在漆黑的风中隐藏着一位神秘的杀手,可能便是哪位多看我两眼的人吧。

早晨出门的时候,老婆叮嘱我说:出门小心些。现在回想取来,似有深意,平日里为何不曾听见这样的关怀?

在小区门口买早点的时候,隐约听见有人在议论我。当我转过身看着他们的时候,他们却又闭其了嘴巴。我冷冷的看着他们,心中不愿听见他们的话,却又好奇他们的心思。这种感觉在几年前曾经出现过,我原本已经忘却。几天却又突然觉得似乎只在昨日,可是电脑上、手机中的时间分明已经过去了五年另23天!

我想那风中隐藏的杀手或许只是幻想罢了,可是我的老婆为什么又会叮嘱我呢?早点摊上的人与我又有什么仇呢?

十年前,有一个叫做赵富贵的年轻人喝了农药,没有抢救过来。当时,赵富贵的哥哥不仅踹了我一脚,更是说要弄死我。这些人会不会是赵富贵哥哥的手下?

晚上九点钟才得以下班,打开房门,她竟已睡了,和早晨离家的时候态度大相径庭。

今天很热,热到连保安老王养的那条狗都趴在阴凉处不远活动。

主任对我说:“对病人要客气一点,有一些检查患者不愿意做,他们有一些无理的要求,你只微笑而过便可以了。只要不违反原则,注意医疗安全便好,有一些人是不明白道理的。”

可我并不是这样的人,遇见不平的事,我总忍不住发声。遇见不对的事,我总是要说话的。

中午的时候来了一个怀着九个月孩子的孕妇,她哭着对我说:“发热五天了,总是不敢吃药,可头很痛。”

我告诉她孕期慎重用药,不代表不能用药,怀孕九个月了,可以用一些青霉素或者头孢。她的丈夫生气的说:“有副作用怎么办?你负责吗?”

我很生气,因为这孩子又不是我的,为什么要我负责任?如果不用药,孩子病了,老婆死了,又该谁负责?他眼睛却直盯盯的看着我,并且骂了我,我心中慌了,却又要故作镇定。

他可能是和赵富贵认识,包括前几日头痛的年轻人,否则为何用同样的眼神盯着我呢?

换药室的护士在闲聊,我隐约听见:“这个医生死的好惨,我哭了好久”。

我推开门,冷冷的问道:“你们在说谁死得好惨?”

平日里科室里最漂亮的护士漫不经心的告诉我:“一个韩国电视剧里的医生,他因为婚外情被老婆在睡觉的时候杀死了,而且分尸,吃了他的生殖器!”

说罢,她偷偷了看了我一眼,这眼神竟然和前面的一样!

有一个想法突然出现的在我的脑子中,这让我从头顶冷到脚后跟:他们也想杀死后或者吃掉我!否则我的老婆,为何经常对我说:“我要咬死你?”

让更多人了解更多一点!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