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重阳风物:九月九的花糕,九月九的菊花黄

90

重阳节

北京秋天的玩乐,城里当然以中山公园和三海为欣赏秋光的好所在。以萧疏闲适来论,中山公园不如南海,南海不如北海,北海不如中海。以爽朗适于登临来论,又当以琼岛小自塔、景山五行亭为最高眼了。其实北京可以游览的地方很多,有喜天涯水的,有喜天上水的,就在个人的见仁见智了。——金受申:《老北京的生活》

重阳节这一天,各地都流行吃“糕”和登高。以天津论,平日卖的品种无非是切糕、蜂糕数种,到了重阳这一天,凡名称带“糕”字的小食品均现于街头。仅切糕即有江米、黄米、江米面、黄米面等四种,馅儿则有枣儿的、豆馅儿的,豆馅儿还有夹在两层米糕中的和卷在黏面皮中等六七种,无非是图个“高”的吉利。旧时上海,则以高桥店、榻水桥的马老三点心所制糕最受欢迎,阜民路的乔家棚、南京路的五芳斋、北万兴糕糰店亦有盛名。

卖九月九的花糕风俗画卖九月九的花糕风俗画

​旧时风俗,认为重阳节登高转运,一般要在外边野餐。广州传说天灾人祸多在此日降临,凡能走动者都要出门登高,以避灾祸。广州人一般登白云山、越秀山,上五层的镇海楼楼。广州人登高之后,还要买“风车”,放风筝,寓意前景丰顺,时来运转。

旧时北京重阳登高之处,年轻的喜欢去远处的玉泉山、香山,近处则西直门外的“土城”(元代都城的废墟),约几个朋友,带些烧饼酱牛肉、腌鸡蛋之类吃的,也算一次郊游了;不愿意出城的,可以去宣武的陶然亭,不必自己带吃的,山上有临时开设的茶棚,还有八月新开的烤肉馆,足以慰三秋之思了。

天津市内无山可登,除了老城内的鼓楼、海河边的玉皇阁等传统登高之地,上世纪三十年代,很多年轻妇女往往借登高为名,到位于日、法租界的劝业场、中原公司、天祥商场的屋顶花园登高游逛,顺便买些趁心的时髦物品。上海豫园萃秀堂边的大假山,平日关闭,惟此日对外开放,以供游客登临。而除了龙华寺的宝塔,民国时期上海人流行到楼外楼、新世界、大世界及永安、先施、新新三大百货公司登高。

点心铺招幌点心铺招幌

​与端午节一样,北京等地的重阳节也是“女儿节”。九月初九天明时要接出嫁的闺女回家,取片糕搭在女儿的额头上,一边搭着一边念叨着“愿儿百事俱高”的吉祥话。

“九月菊花黄”,重阳节时离不开菊花点缀节景。旧时上海的徐园、张园、愚园、西园等园林均有菊花会,一般为期半个月,供人观赏。旧时,庙会上摆满了各色的菊花,小贩也挑着担子下街叫卖,家家户户也会在自家的庭院中摆几盆应景。在北京,几乎没有谁家的院子里不种些牵牛、晚香玉、向日葵的,一个普通的北京人也能数出十几种的菊花名称。昔日北京卖菊花的,大多不带盆,都是土包着花根,可见那时候卖菊花的人多么实在。为了应景,饭馆和稍微富裕些的人家,还要吃“菊花锅”。白铁铮在《老北平的故古典儿》(慧龙出版社1977年初版)中说:

菊花锅和什锦火锅、羊肉火锅、白肉火锅不同。菊花锅上半截是白铜的,锅子里放好了高汤、山鸡片儿、鱼片儿、口蘑、葱花、菊花瓣儿和少许的盐,下边不用木炭,用烧酒或酒精,火柴一点,火焰扑锅,片刻汤便开了,用羹匙喝,其昧鲜美。

旧历九月十七为财神爷的生日,旧时为“商人节”。以天津商埠为例,这一天,很多地方的商号要举行祭祀活动,一般是上午供神祃、香烛,由家主或掌柜的主祭,其余人依次叩首拜祷,无非是祈求财源茂盛等。中午,各家商户讲究吃捞面,下午联欢,晚上大摆筵席,饭店饭庄门口要请班子奏鼓乐、唱戏曲。各大商号张灯结彩,鞭炮齐鸣,其热闹程度不亚于灯节,仅次于春节。20世纪20年代以后,随着天津商号陆续迁入法租界,此俗渐趋衰落。

“九月十七换风门”。旧历九月十七,正当霜降后、立冬前,天气转凉,很多住家虽然还挂着竹帘子,但为放冷风灌入,大多数人家装上了格扇门或板门。为防立冬后的北风,最迟在这一天要装上风门,卧室窗户的卷帘也要改糊成气眼窗花,为立冬提前做个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