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旧事——老汉的回忆1

135

我家住在平凉市崆峒区的城南兴合庄。我的老舅爷叫马兴合,解放前是兴合庄的大地主,所以就叫兴合庄了。现在的兴合庄小学就是马兴合的地主院呢。我家是小学的邻居,原来有四亩七分大的,前院有二亩七分大,后院有果园两亩地,四清运动时收走了,一九七五年划归小学了。我爷爷解放前是走七挂马车的运输公司的经理,在隆德有一个马车店,在会宁,在海石湾也有马车店。也就是在毛泽东先生书写《清平乐.六盘山》的哪天后,在六盘山的草丛里,我爷爷救了一个负伤的红军军官,在隆德的马车店里,请最高明的外科大夫给治伤,后来接到平凉家里,住在我家的后院里。住了半年,伤好了,我爷给了一头大青骡子,两把二十响,许多的盘缠,找红军去了。平凉解放的时候,哪位红军是师长了,师部就驻扎在我家里,与我奶奶、母亲的合影(拥军模范)曾发表在《甘肃日报》上。我听我老奶奶说,抗日战争初期,哪个红军军官从庆阳来,带十个八路军战士,与我爷爷商量大事。哪时公路军统着,我爷爷给胡宗南拉枪械,也就是缴获日本人的枪械,运往青海,再拉青盐到宝鸡。生意是胡宗南的。我爷爷挣几个运输钱!八里桥过去不远处,哒哒哒哒机关枪响,我爷大喊爬在马车下。几十辆的马车队停下来,枪械被八路军拿走了两车。哪机关枪是朝天放的。军统追查,我爷爷说是棒客抢去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