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奇闻:哑巴女竟被富家公子捡回去训练口技。

216

“爹,娘……你在哪里?绫儿怕!”冰天雪地,荒无人烟之处,响起了女童撕心裂肺的哭喊,女童颤抖幼嫩的声线宣示着自己的无助与害怕!

  前几日还是合家欢乐,幸福之家,一*夜之间,凌府尸横遍野,哭声喊声在宁静的夜空显得格外突兀!

  凌家家主试图谋反,其罪当诛,抄家灭门代替株连九族还要感谢皇恩浩荡?

  凌家主带着五岁的女儿躲避官兵的追杀,带领下人连夜逃离,几天几夜的生死出逃,躲避官兵无情追杀,他们无奈之下闯入千年雪山,但终究没有逃脱官兵的追捕!

  刀光剑影,你厮我杀,鲜红的血液漫过雪地,取而代之的是刺眼的红……到处是残肢断臂,那都是每天看她成长,嬉戏玩耍的人啊!凌绫的心仿佛被冻结在这一刻,撕裂一般的痛!

  “快跑……跑的远远儿的……”凌绫被母亲推开,母亲温热的血洒在她的脸上,她能感觉到的却是刺骨的寒……

  跑……她机械又麻木,如同一个没有思想的木偶,能做的就只有漫无目的跑!

  最终她脚下一滑,坠入深渊,千年寒洞,深邃黑暗,耳边的风呼啸而过,她连呼救都没有来得及出声,就陷入了永无止境的黑暗!

  凌绫在冰天雪地中醒来,入眼是漫天飞舞的雪花,晶莹剔透的白,蚀心刺骨的寒,周围的死寂让她身心俱疲;恐惧、孤单、害怕、无助,种种无以言表的痛意汇接,竟是撕心裂肺……

  但是身上撕心裂肺锥心弑骨之痛抵不过脑中记忆流逝的恐慌,几度挣扎之下,她终究还是没有抓住记忆的尾巴……

  慌乱之下,她伸出娇嫩的手指在雪地上一笔一划僵硬的写了一个绫字!

  “绫儿,这是你的名字,会写了吗?”这是谁的声音,这样慈爱温暖?

  脑海中那一抹亲切的影子,那是谁对她的毫无保留,掏心掏肺的爱!

  但是,终究一切都是徒劳。

  她是谁?不知道……

  有的,只是地上那个陌生又熟悉的文字——她日复一日的重复着的!

  绫,这似乎是她灵魂深处的归宿和依赖!

  她要干什么?她不知道!

  抬起头,本该满天繁星的夜空被狭小的孔洞化成一个娇小的圆,遥不可及——她要逃离寒洞!

  身处寒洞,凌绫渴饮寒山水,饥食洞中莲;岁月匆匆,时光不复,头顶日月的交替告诉她岁月的轮回;凌绫每天唯一做的就是修习璧上内功抵御严寒,修习璧上轻功,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够飞出这狭小的天地……

  终有一日,她如愿以偿!十年修的寒洞璧上绝世武功,一朝出山,她单纯如新生的婴儿,不懂人情世故,不懂人世险恶;

  近在咫尺的外面世界,复杂,黑暗;面对生活的苦难,现实的残酷,凌绫却无能为力;

  十几年的寒洞生活,让她习惯了严寒,习惯了黑暗,习惯了孤独,晨曦初生的太阳微弱的温度对她来说都如烈火焚身……举步维艰的生活,她该何去何从?

  暨羽国皇城——融都。

  一个破败阴暗的巷道,一个女子蜷缩在角落,女子脸色苍白如纸,毫无血色;长而黝黑的墨发如瀑布铺在地上,犹如一朵绽放的黑色墨莲;但是她的头发却凌乱不堪,额头鬓边的碎发遮住了女子的容貌,只留一双黑如晶石的眼睛好奇的盯着外面来往的行人。

  更甚的是女子全身衣不遮体,仅仅几块破布披在身上,甚至连布的颜色都看不出,不是脏,而是因为年岁久远,颜色早已退化;她小巧的双足未着丝履,可能是长途跋涉,双足被磨破,隐隐有鲜血流出,狼狈如乞儿!

  凌绫看着躲在暗处,她已经来到融都两天了,已经习惯了繁复喧闹的人群,从起初的惊恐变为如今的淡然处之。

  她此时腹中饥饿,却不知所措,手里捏着两枚铜板,那是刚来这里时,一位好心的夫人给她的,但是她至今为止,都不知道,真是用来干什么的。

  但是她能感觉得到夫人眼中的善意,所以她一直将这两枚圆圆的东西好好的收着;凌绫眼睛盯着穿着鲜亮,络绎不绝的人群,久久过后,她将目光锁在对面的成衣店内挂着的衣服,凌绫砸吧砸吧嘴巴!

  “包子,又大又热乎的包子……”一声叫卖声响在凌绫耳边,她抬头一看,原来自己不知不觉的已经走到了巷子口,巷子的右端就是一个包子铺,陌生的味道扑面而来,凌绫皱了皱眉;而当她看见有些人递给包子铺老板两个铜板后,就拿起包子狼吞虎咽的塞进嘴巴时,更是惊愕的张大了嘴巴!

  只不过,她看了看手上的铜板,似乎知道了它的用途!

  “去!臭乞丐,哪里来的?别妨碍爷做生意!”

  卖包子的中年男子见到双手扶在巷子口,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包子看的凌绫,心情骤然不爽,怒意冲冲的从店铺出来,拿起肩上的白色汗巾,朝凌绫挥去!

  凌绫下意识的后退几步,碰到身后摆在外面的商贩的卖布的临时商铺,又惹来后面布商的驱赶,面对左右双方的不友好,凌绫心中恐惧,无奈心急之下,她又看见对面的成衣店!

  凌绫低头看着手下华丽的布匹,又见老板对自己怒目横视,碍于高照的如火炎阳,情急之下凌绫一把抓住手下的布匹,身子一个灵巧的旋转,伴随着阵阵寒意和片片雪花飞舞,宽大的布匹随着凌绫的动作,如同一个鼓起的大帆,高举过头,在地上形成一个圆形的阴影,遮住了她头顶的烈日;在包子铺老板和布贩还没有反应过来这身着破烂的小乞儿,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主,眼前的女子已然不见了踪影,凌绫快速离开的旋风袭来,取而代之的是自己店铺的狼藉!

  成衣铺的老板直觉眼前一阵风掠过,凉意肆意,带着一阵沁人心脾的凉爽,他抖了抖肩,看了外面烈日,不由的感叹,自己魔怔了?

  凌绫躲在成堆的衣服中间,见外面的人没人注意到自己,勾唇一笑,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意油然而生,他们都住不住自己!真笨!

  咕噜……肚子中一阵叫嚣,凌绫捂着肚子,看了眼面前的黑色男裳,毫不犹豫的取下,胡乱的套在身上,这样的衣服,她见所未见,身上松松垮垮的衣服,滑腻的触感,柔顺的感觉,让凌绫觉得既陌生又似曾相识!

  “你在做什么?”背后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凌绫心中咯噔一下,她愕然的回过头,看到的就是一个身穿蓝色粗布衣服的打杂小斯手里拿着鸡毛掸子同样惊愕的看着自己!

  凌绫上下看了一下自己身上长而拖地,不伦不类的衣服,对了小斯微微一笑,黑如晶石的眼睛闪动着幽幽光彩,即使如此,也改变不了她偷东西的事实!

  “抓贼啊……”那小斯条件反射的大喊出声,凌绫这几天逃跑已经变成家常便饭,眼睛从门口涌进来的清一色着装的小斯,她右手一甩,长长的袖子掠过身旁的衣架,只听哗啦一声,挂着各种昂贵衣服的衣架到成一片,屋内的瞬间狼藉一片,吓坏了还在里面买衣服的少男少妇!

  而始作俑者早已先走会快,身子灵巧的掠过近身的窗口,不见了踪影!

  成衣店老板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混乱的场景,气的瞪胡子敲眼睛,他一把趴在旁边的小斯身上,怒不可遏的说道,“还不快将那个吃了雄心豹子胆的小贼给我抓回来!”

  凌绫没有忽视身后一群朝自己追来的一群小斯,但是他们又怎么能追的上凌绫?她一会儿穿过这个店铺门口,又从哪一个窗口飞出,繁闹的人群直觉在炎热的夏天一股清凉的风吹过,却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不知跑了多久,凌绫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躲在一个药店的门后,见外面人来人往,没有任何异常,她安心的拍了拍胸脯,吐出一口浊气!

  没有了危险,凌绫才扫视四下的环境,药店装潢很是奢华华贵,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药香,凌绫觉得异常的亲切!

  “老板!”一声爽朗的声音响起,让凌绫不由的扶着门,朝外看去!

  只见是一位身着淡蓝色华袍的年轻公子,年轻公子长的非常俊美,白皙的皮肤,清澈的眸子,性感的薄唇,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脸洋溢着一种灿烂的笑意,少年手拿一把白色的水墨扇,大摇大摆的摇着,衬得少年风姿翩翩!虽然少年很美,但是凌绫却不喜欢,因为他眸子中不可忽视的纨绔让凌绫不由的而想要躲开!

  小少年后面还跟着一大群执剑侍卫!他的身份尊贵可想而知!

  “呦,什么风把世子爷给吹来了啊?”一个中年男子见小少年进来,不由的笑脸相迎,一副狗腿巴结的样子!

  “母妃最近身子不爽,这不你善安堂药材齐全吗?本世子就来了!”少年对药店老板眨了眨眼,唇边带着七分笑意,但是少年的笑意却让药店老板心中咯噔一下,眉间突突的跳着!

  “世子抬爱,小的不敢当!不知世子爷需要什么,尽管说……”药店老板擦了一下额间的汗,一脸肉疼的说道!

  “也不多,就是本世子听说,昨天你收购了一朵寒山雪莲……也就不知老板割不割爱咯,放心,多少钱,你直接派人去荣王府领就是了,本世……”但是少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老板的话打断,“哎呦喂,世子爷,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啊,您折煞小的了,小的哪敢收您的钱啊,您能来已经让小店蓬荜生辉了……您要雪莲是小事啊,小的还想什么时候就送给王妃呢……”随即,老板黑着脸转身对小斯说道,“你还在等什么,快去将雪莲给世子爷拿出来啊!”

  “是……是,老板!”

  小少年见此,摇着扇子,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老板你太客气了!哈哈哈……”

  不一会儿,小斯双手捧着一个红色的大盒子,从楼上下来,将盒子碰到到老板面前,“老板,雪莲来了!”

  “世子爷,您看,这雪莲可是正宗的寒山雪莲,普通的雪莲可是不能比的啊,不仅可以连绵益寿,还能驻容养颜啊……”

  说着,老板打开盒子,一股寒意迎面而来,空气中散发着一个寒烟,盒子里面的雪莲暴露在众人面前,拳头大的雪莲晶莹剔透,偏偏花瓣娇嫩可人,一见就不凡!

  而凌绫看见雪莲过后,更是惊喜不已,肚子里面再次响起,凌绫什么都没有想,直接站起身来,身子一闪,就从门后出来,然后身子掠过小少年和老板的中间,再看时,雪莲已然到了自己的手上!

  “是谁?大胆!”君澈见眼前的雪莲不翼而飞,立马朝站在一旁拿着雪莲口水直流的凌绫爆喝!

  “唰……”顷刻间,君澈身后的黑衣侍卫不约而同的对凌绫拔剑相向!但是见她手上拿着雪莲,却又不敢贸然动手!

  凌绫转过身,警惕的看着君澈,长长的头发倾斜在身前脑后,让人看不清凌绫的长相,她身上松松垮垮的黑色男装长而拖地,盖在一双血肉模糊的双足上,显的滑稽可笑!

  “你什么人?竟敢在这里放肆,放下雪莲,饶你不死!”老板见自己的雪莲被凌绫抱在怀里,吓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若是碰坏了,可怎么好?

  “小乞丐,你可知道雪莲是本世子的东西?今天本世子倒是长见识了,竟然还有人敢跟本世子抢东西!”君澈刚刚还清澈无辜的眸子,突然闪现一股杀意,紧紧的锁在凌绫的身上!

  凌绫想了想,从怀里掏了掏,拿出怀中的两枚铜板,手腕翻飞,只听噌的一声,两枚铜板直袭君澈命脉,君澈身子一动,头一偏,扇子在空中一个翻转,再见时,两枚铜板已然静静的躺在君澈的折扇之上!君澈呆愣的看着扇子上的铜板,一时之间有些茫然,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再见凌绫之时,凌绫已然大大方方的走去店铺!

  “这是几个意思?”君澈抬头问道!

  “世子爷,跑啦!哎呦,我的雪莲呦!”那老板本以为君澈会处理,会拦住,没想到世子爷就被两枚铜板被打发了,急的自己呦……

  “跑了?还愣这做什么?追啊!”君澈一扇子敲在旁边的侍卫身上恶狠狠的道!

  凌绫一愣,她都给他们那两枚圆圆的东西了?为什么他们还要追她?只不过她怎么可能会让他们追上自己?她一刻也不敢耽误,沿着街边房檐下的阴凉之处把腿就跑,怀中紧紧的护着雪莲!

  “站住……别跑!”君澈的手下穷追不舍!

  “站住,你个臭乞丐,还真敢抢本世子的雪莲哈……”君澈也飞身而上,紧跟凌绫,生气的同时,还觉得好玩至极!

  凌绫逃跑的同时,也不忘推到沿街的商铺,造成一片混乱!不一会儿,追凌绫的人群汇集一片,吓的凌绫更加不敢停留,这时,凌绫转过一个街角,就见前面一个宽大奢华的马车,凌绫毫不犹豫的飞身而上,一溜烟儿的转进了马车,还不忘将车帘撩开一点小细缝,看后面的人是否跟过来!

  “主子!”修竹只见眼前一阵黑影闪过,就是一阵寒意扑面而来,然后就感觉什么东西进入了马车,他连忙停下马车,向马车内的人提醒!

  “继续!”车内传来男子和煦清越沉稳低沉的声音,修竹才放下心来,继续前行!

  凌绫这才注意到马车内的男子,她回头望去,只见男子身着一袭银丝勾边的白色锦衣玉袍,华贵奢华的服饰将男子的身份尊贵展露无疑;他银冠高束,留下一半墨色黑发散漫的铺在肩上,衬的男子玉脸白洁无暇;他双眸紧闭,卷翘如羽翎的睫毛轻微的扇动着,仿佛即将展翅飞去的墨蝶!高挺的鼻梁,性感完美的唇线,精致的五官仿佛经过精心雕琢过的完美,美的颠倒众人,惊心动魄!

  男子的风华让凌绫呆愣这那里,在看到男子的那一瞬间,凌绫觉得眼前的男子就是在寒洞陪她数年的雪莲!那样美好,那样美好……

  “砰……”装着雪莲的盒子落在地上,将凌绫的思绪拉回现实,肚子里一阵抗议,凌绫拿起雪莲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寒山雪莲,可不是这样吃的!”

  男子和煦温暖的声音传来,凌绫将额前散漫的长发扶在耳后,露出一张花猫似的小脸,当她转身看向身边的白衣男子时,惊的嘴巴里面含着雪莲,一时忘记了动作!

  “嗯?”男子睁开眼睛,露出一双皓若九天苍月的眼眸看向凌绫,他见到凌绫时,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只见虽然凌绫从头到脚邋遢不已,但是身上的袍子却极为昂贵;此时的她正无辜的看着他,脸上黑乎乎的看不清长相,却衬得女子的一双眸子黑亮如晶石,那一双清澈透明的眼睛一眼就能望到尽头,干净的就像一张白纸一般;而这一双毫无杂质的眼睛,仿佛是这个世界上最干净的一湾清泉!

  好一双纯澈,干净的眼睛!

  凌绫一个机灵清醒过来,男子看向她的时候,仿佛一股电流流过自己的全身百汇!凌绫毫无形象的将含在嘴中的雪莲囫囵的吞下去,然后低头看向自己手中剩下的一半雪莲,她向男子挪了挪,伸出自己黑乎乎的小手,将手中的雪莲递到男子的眼前,那双清澈的眼眸中尽是期待和希冀!

  近在咫尺雪莲让君宸不由的呆愣住,他低头看着眼前的雪莲,雪莲的寒气早已不在,几片雪白的花瓣上挂着粒粒晶莹剔透的水珠,一股淡淡的沁人心脾的莲香扑面而来,让君宸有那么一瞬间恍惚!

  他知道,这沁人心脾的淡淡莲香,更多的来至于她!

  “送我?”女子期待的眼神,让君宸不忍拒绝,他伸出自己修长白净的玉手,与凌绫黑乎乎的小手形成鲜明的对比,君宸刚想接过雪莲,但是眼前的女子却比她更快一步将雪莲缩了回去,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喂到了自己的嘴中!

  女子的举动让君宸不由的疑惑,她这是在自己面前显摆自己的好东西吗?

  在凌绫看见君宸伸出玉手之时,有一丝的不舍,下一次给他吧,她好饿!下一次一定给他!

  “你叫什么名字?”君宸不由的想知道这个奇怪的女子是谁!

  名字?凌绫咽下嘴中最后一点雪莲,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然后又往君宸移了移,撸了撸宽大的袖子,拿起君宸放在膝盖的玉手,君宸好奇的顺着她的动作摊开自己的手,却见女子在他的手中写下一个字!随着女子的动作,自己的掌心留下一片黑迹,但是他却没有一丝的嫌弃或者厌恶!

  绫!

  是她的名字吗?

  “这是你的名字?”君宸不确定的问道!

  凌绫往后挪了挪,低头,额间的碎发落下,遮住了她的眼睛,但是头发下的视线却落在君宸的手上,凌绫如同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手足无措的动了动自己的脚丫子!

  他的手脏了!

  君宸不知道她是害羞还是不会说话,有些失望,这时,却看见地上她血肉模糊的双足,一时之间,他皱紧了眉头!

  微风拂来,撩开侧窗车帘,君宸余光望去,正好是一家云衣坊,鬼使神差般的,他对门外的修竹说道,“停车!”

  马车停下,君宸站起身,对凌绫说了一句,“在这里等我!”随即撩起门帘下车!

  凌绫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让她在车里等他,但是他的话却容不得她拒绝,凌绫乖乖的留在车上等在她心中仿佛雪莲花一般圣洁的男子!

  “找到没?”

  纨绔的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凌绫一惊,什么也没想,就撩开车帘,足尖轻点车辕,闪身离开!

  “你不能走!”

  修竹下意识的阻挡,伸手去拉凌绫,但是连一片衣角都没有抓住,就没有了凌绫的身影!修竹摇了摇头,王爷绝对不认识这个人!

  因为君宸进了云衣坊,他也不敢去追凌绫,只能仍由凌绫离开!

  君宸从云衣坊出来,撩开车帘,但是车厢内却空空如也!

  “人呢?”

  “走了!”

  君宸心中一阵失落,看着手上白色小巧的绣花鞋,良久,唇边勾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摇了摇头!

  “咦?那是堂兄的马车,堂兄,堂兄……”君澈在后面一眼就看见了君宸的马车,他踮起脚朝君宸一阵挥手,只不过君宸在听见君澈的兴奋的喊声之后,只是身子微微的一顿,就上了马车,对修竹说了一句回府就继续闭眼养神,云淡风轻的样子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自己的一个幻觉,但是他内心深处却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个拥有这样一双干净眼睛的奇怪女子找到!

  “贱民,给本世子走开……”前面拥挤的人群挡住了君澈的去路,他一脚踹开眼前的人,再看时,那熟悉的马车早已经不见了踪影,“我靠,本世子还说找他一起去铭香园好好乐呵乐呵呢,真是……”

  “世子,还追吗?”君澈手下的侍卫站在君澈旁边不由的上前一步,询问道!

  “追什么追?他府里哪一个姬妾不比铭香园的火辣有味道,现在肯定是忙着回府玩女人了……”君澈皱着眉头,一脸的嫌弃,眸中也尽显鄙夷之态!只不过等再过几天,他娶了那个嚣张的女人过后,会不会还像现在一样清闲呢?

  侍卫额上流下一滴汗水,“世子,属下说的是,雪莲……还追吗?”

  砰的一声,扇子敲在侍卫头上,君澈大怒:“雪莲都跑了,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嗯?今天找不到雪莲,带不回那名女子,本世子将你们全部扔到蛇窟喂蛇……”

  “是是是……属下这就带人去!走……”黑衣侍卫委屈至极,跟着这个混世魔王,他容易吗?但是无奈,只能带着一群人漫无目的追踪,刚刚那名女子一看就武功高强,深藏不露!追?怎么追?

  天色见暗,夜幕笼罩怎个融城,夏虫仍旧低鸣浅唱,静谧的郊外,微风习习,不复午后的闷热;一丝凉爽袭来,凌绫呼出一口浊气,她看见不远处的河水,低头看着自己黑乎乎的小手,脑中浮现出马车中男子的圣洁纯然的样子,他的手陌生温热的触感在她的指尖弥久不散,而她的心中也谋生出一种陌生的温暖!

  凌绫将手伸进水中,将自己手上的污渍洗的干干净净;不一会儿,白皙纤细的小手浮现,饱满的指甲晶莹剔透,仿佛一件难得的玉器,每根玉指都纤长白嫩,精致至极,漂亮至极!

  她半坐在河边,掬起一把水洗了洗自己的脸,低头看着水中浮现的女子,清澈见底的眸子清亮秀丽,弯弯的柳叶细眉如黛眉精心描过的一般,长而卷翘如蝶翼般的浓密的睫毛轻轻扇动,为她透澈纯然的眸子平添七分灵动,三分神秘;挺直小巧的鼻梁,小巧樱桃小唇,精致的五官完美契合,拼凑出水中女子倾国倾城之姿;美的那样惊心动魄,美的那样勾魂摄魄;她的美仿佛是上天对她的眷顾,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女子玉脸苍白如纸,如同常年没有见过阳光一般,白净的如汉白玉石一般透明!

  凌绫看的入神,她常年只见过一个人,那就是她自己,寒冷的雪地冰壁上,全是她的影子,只有她的样子,但是如今,她见到了各种各样的不同的脸!

  但是此刻,她的心中却出现了一个白影,最为清晰,如雪莲花般圣洁的影子!

  正当凌绫想的出神的时候,不远处的喧嚣,打断凌绫的思绪!

  “逃?你敢逃?你逃了本小姐怎么办?抓住她!”嚣张尖锐的女声传来,凌绫皱了皱眉,抬头看见不远处茂密的大树,凌绫足尖轻点,飞身而上,收敛生息,将自己的身子躲在丛林中间,然后探出脑袋,看着下面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