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丝雀——第一章 女王号上的秘密(11)

228

二人用过餐之后又被请去船长那,当问及调查的进展时,白士杰似乎并不急着回答,而是翘起二郎腿,要了一杯咖啡慢悠悠地喝起来。船长等着白士杰开口,可是眼前这位大侦探喝完咖啡之后又看起了报纸,丝毫没有要谈案情的样子,倒像是来喝下午茶的。一同来的少年也不知道白士杰要干嘛,真怀疑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黔驴技穷了。

    船长坐不住了,开口道:陈先生,该谈谈你的调查了吧,有什么发现吗?

    白士杰看着报纸漫不经心地说:没什么发现,等再死一个人再说吧。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船长有点恼火了,这艘船上的客人很多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现在已经死了两个了,然而凶手的信息我们却一无所知!如果你再拖延时间敷衍了事的话,我会向伦敦当局报案,即便是伯爵先生估计也顶不了压力。

    白士杰合上报纸,煞有介事地拿出怀表看了一眼时间,还早呢,现在才下午两点,离日落还有四个小时。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白士杰在玩什么把戏。

     陈先生,请你认真严肃地对待!船长愤怒地一拍桌子。

    白士杰感觉如果再周旋下去,恐怕这位船长先生会怒不可遏地叫人把他丢下海了!于是将腿放下,如船长的要求,认真地看着他!

     船还没有靠岸,那么凶手必定还在船上,我需要一份畅通无阻地对任何乘客的搜查令,船长先生,这个忙只有你能帮。

    船长忍着怒火,给白士杰写了一张搜查令。白士杰微笑着接过搜查令,看了一下内容,便又微笑着将搜查令收好。

    好吧,船长先生,那在下就不客气地去执行你的命令了!白士杰站起来一鞠躬,便拉着少年离开了办公室。

    你到底想干什么?少年小声地问。

    到处走走看看,随便逛逛啰。这么大的邮轮,说真的,我自上船以来还没好好逛过。白士杰说着对少年挤了一下眼。

    就这样,两人从这艘船的前头逛到了尾部,又从底层逛到了顶层,把个邮轮里里外外走马观花地瞧了个遍。眼看着这一下午就这样虚度掉了,然而白士杰根本就不在意,他看了看即将西沉的红日,对跟随的侍者说:我找到凶手了,告诉你们船长去301,我在那儿等他。侍者应声离去。

     什么,你找到凶手了?少年不解地看着白士杰。

     白士杰不想再打哑谜了,便对少年说:你不觉得昨天有件事很奇怪吗?三井佐夫和艾德文娜·威尔金森的死,找不到凶手的任何影子——因为根本就没有凶手,这两人都是自己杀死了自己!

     自杀?

     两人临死的状态都很欣然,这是问题的所在,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让人心甘情愿地去死?白士杰说着暧昧地看着少年,看得少年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拳头又跃跃欲试。白士杰一把按住少年的手,还记得昨天晚上,我们在305……”话未说完,少年便狠狠地瞪着白士杰,你再提305的事,信不信我分分钟要了你的命!白士杰呷了呷嘴,你脾气能不能收一些?动不动就打人,你要真能要了我的命,现在也不会在我手上了!

    日落时分,船长等人如约来到了301,白士杰和少年早已在了。只见白士杰请船长和久美里坐下,并开了一瓶红酒,分倒给众人。船长等人对白士杰的行为又开始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白士杰喝了一口红酒,看着升起的月亮,讲了一个故事:

    某一年,大英帝国准备拓展海外殖民地,便派遣大量的军队远渡重洋,分散于各大洲进行殖民活动。其中有一队舰队是驶往非洲的埃及,这只舰队在地中海区域遭遇到了强大的暴风雨,很快舰队迷失了方向,部分船只被迫改变航向驶入马耳他岛上的梅利哈湾。是继续前进还是暂作停留,年轻的副使与舰队的少将发生了分歧,最终整个舰队分成了两支,由副使带领的那支继续前进。不过运气并不好,老天并不会因为人的英勇而网开一面,和颜对待。当副使的船队离开马耳他岛不久便被凶猛的海浪吞没在了汪洋之中。舰队还未到埃及,便已损失过半。不过副使命大,抱着一块甲板漂浮在海面上,非但没有死,还被救了。当他醒来时,已经在一座不知名的小岛上。救他命的是一个当地的少年,少年每天会从对岸的小岛游过来给他带来吃的,他万分感激这个少年,并允诺如果有朝一日被搭救回去,一定会报恩于少年。副使就这样捡来半条命等待着少将他们的救援,而少年也日复一日地送食物给他吃。终于有一天,一只英国的商船发现了这个无人岛,并解救了困在岛上的副使。商船载着副使回到了英国,人们很好奇副使是怎么活下来的,然而副使始终没有提起这个就他命的少年。时间就这样过了好几年,其实副使并没有忘记那个少年,而是把他们的故事用油画画了下来。后来的故事,副使退役之后在一家轮船公司工作,凭着才能节节高升,最终成了一艘豪华邮轮的船长。

    白士杰讲完,目光冰冷地看着船长先生,又念出了一个名字来彼得·史密斯

    我不知道你想要表达什么,我还以为你追查到了真凶,看来你纯粹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船长冷淡地将高脚杯放在桌上。